5ayyi ptt p3vnjc

From Bot's DB
Revision as of 21:38, 10 July 2020 by Aagesen30demant (talk | contribs) (Created page with "xytez精彩玄幻 元尊 起點-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斗法 -p3vnjc<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yuanzun-tiancantudou ] <br /><br /> [https://www.ttkan.c...")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xytez精彩玄幻 元尊 起點-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斗法 -p3vnjc
[1]

小說推薦 - 元尊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斗法-p3
虚空破碎。
蚩北阴冷的盯着周元,道:“但还是低估了你给我造成的麻烦。”
他偏过头,便是瞳孔骤缩的见到,先前被他一巴掌拍在地面上的银色周元,竟是在此时睁开了眼睛,然后嘴巴一张,七道绚丽剑光喷射而出,直接洞穿虚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对着其劈斩而下。
虽说白骨纸甲抵御了剑光九成的力量,但依旧是有着一些剑气侵入体内,让得他此时的体内不断的传出微微刺痛。
周元此前的表现已是极为的完美了,可谁都没想到,蚩北的手段如此的诡异...伪法域,真的太棘手了,身处法域内,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祖魂山上,诸多目光皆是有些震惊的望着这一幕,这蚩北,就这样被周元所斩杀了?
蚩北立于战台中,他望着那如漫天烟花般四射的岩浆,双目微眯了一下,笑道:“死了没?”
面对着这种对手,就算其自身只是大源婴境的实力,蚩北依旧是在内心深处保留着一些警惕。
棺盖落下,将白骨之棺遮蔽得严严实实。
七道七彩剑光暴射而过,直接是将那重重白骨之墙摧枯拉朽般的洞穿撕裂,短短数息之后,剑光已是出现在了蚩北身前,然后在其惊骇的目光中,狠狠的劈斩而下。
而当其身影现出时,其身后出现了一座白骨之棺,棺盖开启,一口便是将周元吞了进去。
“法域之力吗?”
“法域的力量,你无法想象,即便这只是一道伪法域,但对付你,却是绰绰有余了。”
而其身躯上的白骨纸甲,虽然有一道道裂痕浮现出来,但却硬生生的扛着七道剑光尽数落下后,方才彻底的碎裂开来。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那一瞬,蚩北突然浑身汗毛倒竖,因为他感觉到在其身后,又是有着与先前如出一辙的锋锐剑气冲天而起。
艾炙所在的战台,他望着这一幕,则是一声冷哼,自语道:“自作孽不可活,真以为那蚩北是你能够挑战的吗?”
铛!铛!
他猛的转头,只见得那里的虚空破碎开来,其中竟是有着七道七彩剑光呼啸而出。
嗡!
“周元...”
蚩北的脸庞上,似是还残留着难以置信。
周元感叹,这蚩北虽然嘴上各种轻视,但这所准备的诸多手段,完全是将他当做了不逊色于此前姜魃的对手。
小說推薦
周元此前的表现已是极为的完美了,可谁都没想到,蚩北的手段如此的诡异...伪法域,真的太棘手了,身处法域内,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而就在蚩北惊疑间,突然他听见了有惊天剑吟声自后方响彻而起,那股锋锐之气,令得他皮肤都是陡然间刺痛起来。
周元闻言,却是突然一笑:“谁说我就结束了?”
而周元能够打败那天阳境的圣天骄,这其中就算是有着诸多的侥幸,那也足以说明他自身的优秀。
“我这化血骨棺,唯有法域之力方可抵御,否则不管你手段再如何多,也只会在其中被化为污血,尸骨无存。”
“你可真是谨慎啊。”
元尊
而周元能够打败那天阳境的圣天骄,这其中就算是有着诸多的侥幸,那也足以说明他自身的优秀。
而这种警惕,也成为了他此时面对着周元这突袭的底气。
目光投去,他却是忽的一怔,因为在那白骨大手之下,虽然是周元的模样,但其皮肤却是呈现银色,而且他也并未被蚩北拍碎,那银色的身躯微微塌陷,也并没有任何血迹流淌出来。
元尊1166
“法域的力量,你无法想象,即便这只是一道伪法域,但对付你,却是绰绰有余了。”
那嘴上的诸多轻蔑,都只是表面现象,因为蚩北不是蠢货,他很清楚圣族那些圣天骄的实力,虽说周元所打败的只是天阳境的圣天骄,但在圣族中,能够得到这种称谓的,皆是拥有着让人感到绝望天赋与潜力的妖孽。
其实不需她提醒,周元内心就已是警惕起来,因为他很清楚,银影催动的七道剑光,固然能够对蚩北造成伤势,但要说将其斩杀,那必然是不够的,而眼下这蚩北偏偏摆出一副被斩杀的模样,显然是别有用意。
只是,蚩北却是从那绚丽之下,察觉到了无边的危险气息。
一道惨叫声响起,七道剑光,直接是自蚩北身躯上洞穿而过,留下了七个血窟窿。
蚩北面露森冷笑意,手掌抬起,有无数白骨在掌心凝聚而来,眨眼间便是化为了一只白骨大手,然后直接拍下。
此前他畏战不前,就是因为感应到了蚩北的可怕,而连他都不敢上前,这周元偏要去抢这个风头,如今风头没抢到,这条命说不得都要搭进去。
而经过此前祖魂灵池内的提升,他已是能够将七彩剑光凝炼出七道,原本以为此次以银影正面吸引其注意力,而他在暗中突袭,应该是能够给这蚩北造成不小的麻烦。
七道七彩剑光暴射而过,直接是将那重重白骨之墙摧枯拉朽般的洞穿撕裂,短短数息之后,剑光已是出现在了蚩北身前,然后在其惊骇的目光中,狠狠的劈斩而下。
不过,就在那猩红之色越来越浓郁时,一道低语声,也是在此时,自那棺内若有若无的传出。
灰白法域内。
砰。
艾炙所在的战台,他望着这一幕,则是一声冷哼,自语道:“自作孽不可活,真以为那蚩北是你能够挑战的吗?”
灰白雾气涌动,蚩北的身影浮现出来,他眼神森冷的望着白骨之棺,淡漠的道:“周元,你的确实力非凡,仅仅只是大源婴境,就将我逼得动用了这般手段,但可惜,你我之间,终归是有着境界之差。”
周元踏出虚空,他望着蚩北,眉头却是轻轻一皱,先前那七道剑光,自然便是斩天剑光。
漫天岩浆溅落,那气势凶悍的岩浆魔影,竟是在此时被那蚩北一掌生生的捏碎开来。
不过,就在那猩红之色越来越浓郁时,一道低语声,也是在此时,自那棺内若有若无的传出。
而此时,艾团子叱喝声陡然传来。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那一瞬,蚩北突然浑身汗毛倒竖,因为他感觉到在其身后,又是有着与先前如出一辙的锋锐剑气冲天而起。
他那惨白的面庞上,有些血气涌动,然后被他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哼...”
眼前的光影直接是被他那白骨大手硬生生的拍进地面,顿时整个大地都是龟裂开来。
不过好在的是,从始至终,他都对周元带着防备。
而周元能够打败那天阳境的圣天骄,这其中就算是有着诸多的侥幸,那也足以说明他自身的优秀。
嗡!
在蚩北不断的自言自语间,那白骨之棺上,有着血红的纹路攀爬出来,渐渐的将骨棺染红。
元尊卡
伴随着低喝响起,只见得这法域内有灰白之气降临而下,直接是在蚩北的身躯上化为了一件森白色的纸甲。
七道七彩剑光暴射而过,直接是将那重重白骨之墙摧枯拉朽般的洞穿撕裂,短短数息之后,剑光已是出现在了蚩北身前,然后在其惊骇的目光中,狠狠的劈斩而下。
其实不需她提醒,周元内心就已是警惕起来,因为他很清楚,银影催动的七道剑光,固然能够对蚩北造成伤势,但要说将其斩杀,那必然是不够的,而眼下这蚩北偏偏摆出一副被斩杀的模样,显然是别有用意。
同时,蚩北那被戳出七个血窟窿的身躯渐渐的化为灰白色彩,最后化为一副白骨架子,分解散落。
蚩北立于战台中,他望着那如漫天烟花般四射的岩浆,双目微眯了一下,笑道:“死了没?”
伴随着低喝响起,只见得这法域内有灰白之气降临而下,直接是在蚩北的身躯上化为了一件森白色的纸甲。
同时,蚩北那被戳出七个血窟窿的身躯渐渐的化为灰白色彩,最后化为一副白骨架子,分解散落。
但眼下来看,结果显然并不能让得他满意。
他偏过头,便是瞳孔骤缩的见到,先前被他一巴掌拍在地面上的银色周元,竟是在此时睁开了眼睛,然后嘴巴一张,七道绚丽剑光喷射而出,直接洞穿虚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对着其劈斩而下。
“周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