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rai p3TlKv

From Bot's DB
Revision as of 04:07, 2 January 2021 by Forbes29villadsen (talk | contribs) (Created page with "la8g9有口皆碑的小说 明天下- 第十八章小问题,大动作 -p3TlKv<br /><br /><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mingtianxia-jieyu2 ] <br /><br /> [https...")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la8g9有口皆碑的小说 明天下- 第十八章小问题,大动作 -p3TlKv


[1]

小說 - 明天下 - 明天下

第十八章小问题,大动作-p3

云昭见韩陵山不愿意说,就摊开手道:“没法子,我儿子都是亲生的,不能让你拿去当靶子,给你介绍一个人,他一定合适。”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这话说的我无言以对。”
“我有一个兄弟死了,那个孩子是我帮他生的。”
云昭道:“那就要看是谁的区区小事了,韩陵山的小事就不是小事!怎么,你觉得朕这样做很没有脸面?”
云昭转头瞅瞅云显道:“你做了什么?以至于你师兄都认为你活该挨揍?”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这话说的我无言以对。”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这话说的我无言以对。”
“怎么,真的不想当蓝田县令了?”
“谁?”
夏完淳就站在柿子树底下,身形挺拔,眉宇间早就没有了青涩,明亮的眼睛里如今全是笑意。
“孔青不肯帮忙,还认为弟弟的行为太过无耻,挨揍是活该。”
“弟子这些年身处漩涡的中心,人人以为弟子年纪轻轻就已经继承了师傅的衣钵,所以,弟子想去边塞走一遭。”
云显连忙摆手道:“孩儿没有那么下作,他有一个姐姐也在书院,当时吓坏了,估计会告诉他母亲。”
小說 “孔青不肯帮忙,还认为弟弟的行为太过无耻,挨揍是活该。”
韩陵山做到云昭对面道:“那个孩子现在缺少一个契机。”
“这么说,你已经跟段国仁商谈过了?”
“没错,你儿子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人家孔青也是天才,天才就该跟天才作战,才能有所裨益。”
云昭停下筷子神色不善的道:“你威胁他母亲了?”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这话说的我无言以对。”
张绣叹口气道:”君臣还是需要区分一下的。“
云昭点点头道:“没做就好,如果做了,就不是一顿揍能蒙混过去的,不过,你们哥俩的武功实在是不怎么样啊,天底下谁有你们的师傅厉害。”
这是韩陵山给自己设计的人设,如今,堂而皇之的写在军功册簿上,灵位还供奉在英烈堂,玉山书院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时候,免不了把这位英烈请出来把他的事迹陈述一遍。
云显回来的时候两只眼睛黑的跟熊猫一样。
“他从小的日子在母亲跟姐姐们的照顾下过得太舒坦了,给他加点料。”
事情就过去了。
“你想去那里?”
夏完淳点点头道:“弟子确实跟段将军联系过,本来想去段将军麾下担任他的副将,可是,段将军说他在西域已经待腻味了,想回来,弟子就厚颜来师傅这里请命。”
既然是云彰,云显吃亏了,云昭就不打算过问这件事了。
夏完淳就站在柿子树底下,身形挺拔,眉宇间早就没有了青涩,明亮的眼睛里如今全是笑意。
一向方正的皇帝为何会对这件事情如此的感兴趣。
云昭笑道:“韩陵山终于有求于朕了,朕自然高兴。”
“我有一个兄弟死了,那个孩子是我帮他生的。”
“谁?”
事情就过去了。
张绣端来一杯茶水放在云昭面前道:“陛下今日看起来很开心啊。”
以前,云昭总以为这是假的,可是,当他跟韩陵山祭祀这些英烈的时候,韩陵山总是要亲自把这块灵位牌子用袖子擦拭一遍,有时候眼睛里还会蓄满泪水。
“劳烦你安排一下吧。”
云显道:“这家伙在书院里安静的就像是一只乌龟,我用了很多方法,包括您常说的礼贤下士,人家都不理会,只说他一身所学,是为了捍卫大明,捍卫百姓利益的,不拿来逞强斗勇。”
就打趣道:“朕现在非常的愤怒。”
云昭没好气的看了云显一眼道:“你是在玉山书院挨的揍,而且是你主动挑衅,且侮辱了英烈,我估计书院里的先生,包括你玉山堂的老师,也不肯帮你。”
云昭抽抽鼻子道:“你准备让我儿子把你那一个家给弄得家破人亡,然后再让你儿子在极度痛苦中爆发出全身的潜能,再弄死我的纨绔儿子,好完成一个完整的复仇故事?”
“这么说,你已经跟段国仁商谈过了?”
云显张嘴笑道:“我又不是玉山书院的学生,我是玉山堂的学生,洪先生把我叫去训斥了一顿,孔先生批评我说手段用错了,不过,也没有多说我。
云昭抽抽鼻子道:“你准备让我儿子把你那一个家给弄得家破人亡,然后再让你儿子在极度痛苦中爆发出全身的潜能,再弄死我的纨绔儿子,好完成一个完整的复仇故事?”
云显小心的看了父亲一眼道:“我骂他是一个没爹的孩子。”
云昭停下筷子神色不善的道:“你威胁他母亲了?”
云昭没好气的看了云显一眼道:“你是在玉山书院挨的揍,而且是你主动挑衅,且侮辱了英烈,我估计书院里的先生,包括你玉山堂的老师,也不肯帮你。”
“怎么,真的不想当蓝田县令了?”
夏完淳笑道:“没有了,弟子只希望能早早去西域,担心去的晚了,段大将军会把西域的敌人杀光。”
云昭道:“你可是觉得云彰,云显已经长大了,就想给他们腾位置?”
“爹爹,那个袁无敌打了我跟哥哥,我有八成把握把他弄进我的兄弟会。”
“他从小的日子在母亲跟姐姐们的照顾下过得太舒坦了,给他加点料。”
一向方正的皇帝为何会对这件事情如此的感兴趣。
“没错,你儿子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人家孔青也是天才,天才就该跟天才作战,才能有所裨益。”
韩陵山做到云昭对面道:“那个孩子现在缺少一个契机。”
不过,袁无敌的心里一定不这么想,他现在应该很紧张,他全家都应该很紧张。
云昭笑道:“放心吧,段国仁不是岳飞,你夏完淳也不是岳云,你们只管在前方立功,师傅一定会在后方为你们喝彩鼓劲。”
张绣皱眉道:“不过是区区小事。”
这么些年,韩陵山从来没有去看过他们母子,哪怕是暗地里都没有去看过,就好像那个女人以及那些孩子就是那个叫做袁敏的人的亲眷。
云显道:“这家伙在书院里安静的就像是一只乌龟,我用了很多方法,包括您常说的礼贤下士,人家都不理会,只说他一身所学,是为了捍卫大明,捍卫百姓利益的,不拿来逞强斗勇。”
韩陵山叹口气道:“你不懂。”
云昭笑道:“韩陵山终于有求于朕了,朕自然高兴。”
“谁?”
吃过饭去大书房的时候,发现韩陵山也在。
云昭道:“还有什么要求吗?”
云昭点点头道:“不错,这是一个好孩子,继续,说说,你用了什么法子让他揍你的?”
“你不说,我怎么懂?”
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