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ush ptt p3LBOo

From Bot's DB
Revision as of 09:11, 13 January 2021 by Due37sargent (talk | contribs) (Created page with "pm52y寓意深刻小说 唐朝貴公子- 第八章:陛下仁义啊 -p3LBOo<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tangchaoguigongzi-shangshandalaohue ] <br /><br /> [htt...")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pm52y寓意深刻小说 唐朝貴公子- 第八章:陛下仁义啊 -p3LBOo
[1]

小說 - 唐朝貴公子 - 唐朝贵公子
第八章:陛下仁义啊-p3
李世民觉得心很乱,脑子懵懵的。
朕……朕何时要收陈正泰为徒了?
李世民应接不暇,又见与此同时,陈正泰扑通一下拜倒,居然是和陈继业,三叔公同声道:“学生陈正泰,拜见恩师。”
他略有迟钝的脑子,现在开始努力的回忆着方才的自己说了点啥。
“好啦。”长孙无忌狠狠的堵了陈正泰的嘴,李世民摆摆手,露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无忌,他年纪还小嘛,此等军国大事,岂会懂呢?在朕看来,他虽是对军中的事一窍不通,可在同龄之中,已算是翘楚了,对一个孩子,不必苛责太过。”
陈正泰一点脾气都没有,毕竟求生欲占了上风。
便看到一个个人影窜了出来。
陈正泰侧目看了一眼陈继业,忍不住带着欣赏,突然觉得,父亲的形象,陡然在自己面前,有了改观。
站在一旁的长孙无忌不禁大笑:“梁师都为人狡诈,善于用兵,所委任的部下,都是他的亲族,要让他们祸起萧墙之内,岂有这样容易。你当真以为,朝廷没有安排细作刺探贼子内部的消息吗?”
马周嘴张的有鸡蛋大,眼前的操作,令他窒息。
李世民:“……”
他顿时觉得自己的三观,骤然被刷新。
便看到一个个人影窜了出来。
这怪不得别人啊,是李二自己说的呀。
什么梁师都的部将会取梁师都的首级,这就是笑话,这些贼子内部,朝廷早就安插了人,可从现在的情报来看,梁师都的部将,大多都是他的亲族,绝不会反叛。
李世民又抿了一口气,哪怕只是星点酒水,依然让他不禁张口伸舌头,像哈士奇一样哈一口气。
很有乃父之风,孺子可教也。
“陛下明察秋毫,臣什么都不懂,不及陛下万分之一……”
可今日醉了,浑身热血上涌,虎目顾盼,顿觉得豪气干云,有一种全天下的人都是渣渣,我李二天下无敌的即视感。
站在一旁的长孙无忌不禁大笑:“梁师都为人狡诈,善于用兵,所委任的部下,都是他的亲族,要让他们祸起萧墙之内,岂有这样容易。你当真以为,朝廷没有安排细作刺探贼子内部的消息吗?”
喝酒嘛。
这怪不得别人啊,是李二自己说的呀。
陈正泰侧目看了一眼陈继业,忍不住带着欣赏,突然觉得,父亲的形象,陡然在自己面前,有了改观。
李世民觉得心很乱,脑子懵懵的。
李世民身子打了个激灵。
李世民应接不暇,又见与此同时,陈正泰扑通一下拜倒,居然是和陈继业,三叔公同声道:“学生陈正泰,拜见恩师。”
“陛下,君无戏言。”不等陈正泰开口,陈继业立即道:“臣与魏征,乃是好友,这话……是魏征说的。”
然后耳边便是陈家人各种不绝于耳的声音:“真圣明,尧舜禹汤……”之类的话。
长孙无忌震惊了。
沉溏还是一刀剁了?
要不……
朕方才说了啥?
朕……朕何时要收陈正泰为徒了?
可是……
令李世民不禁喝了一口闷酒:“天色不早,朕欲起驾回宫。无忌,来,搀朕起来。”
朕……朕是谁。
站在一旁的长孙无忌不禁大笑:“梁师都为人狡诈,善于用兵,所委任的部下,都是他的亲族,要让他们祸起萧墙之内,岂有这样容易。你当真以为,朝廷没有安排细作刺探贼子内部的消息吗?”
又听陈正泰这番向自己学习的话,不禁在想,这还真对了,这天下论起文武艺,谁及的上朕,朕只是平时谦虚而已。
无非是吹牛逼而已。
又听陈正泰这番向自己学习的话,不禁在想,这还真对了,这天下论起文武艺,谁及的上朕,朕只是平时谦虚而已。
走的很匆忙。
陈正泰侧目看了一眼陈继业,忍不住带着欣赏,突然觉得,父亲的形象,陡然在自己面前,有了改观。
“无忌……”
心里不禁嘀咕,这个小子,怎么不说话了呢。
马周嘴张的有鸡蛋大,眼前的操作,令他窒息。
便见李世民心满意足的样子,又醉醺醺的道:“将来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可今日醉了,浑身热血上涌,虎目顾盼,顿觉得豪气干云,有一种全天下的人都是渣渣,我李二天下无敌的即视感。
这姓陈的,都是一群什么人。
gundam w 小說
意思是说,你这个小子,就少拿这一套来哄皇帝开心了,情况我们比你清楚。
几口酒下肚,酒量极好的李世民,竟已有几分醉了,他努力的睁开眼,口里含糊不清道:“你们陈家上下,没一个好东西,也就你这小子,看着正常一些。不过……你的书生气太重,有书生气不是坏事,可这天下的道理,哪里是靠几部书,就说的明白的……”
陈正泰心里想说,梁师都就是被他的兄弟干掉的啊,当然…好似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似乎对此,都不太认同。
朕感觉这传出去要笑话。
长孙无忌这才反应过来,这才有所动作,他虽没喝酒,可是走路竟也有一些趔趄。
这话……挺悦耳……
陈正泰见李世民一副不相信自己的样子:“陛下,臣说的是肺腑之词啊。这梁师都勾结突厥人,对抗朝廷,可陛下想想,此人颇会用兵,可我大唐已兴兵数次,进攻朔方,朔方上下,早已苦不堪言,所以臣才以为,此次我大唐天兵到了,梁师都的部众,势必会大为不满,只要我大唐的军马日益紧逼,这朔方军中,必定有人取了梁师都的首级,献给陛下。”
什么梁师都的部将会取梁师都的首级,这就是笑话,这些贼子内部,朝廷早就安插了人,可从现在的情报来看,梁师都的部将,大多都是他的亲族,绝不会反叛。
站在一旁的长孙无忌不禁大笑:“梁师都为人狡诈,善于用兵,所委任的部下,都是他的亲族,要让他们祸起萧墙之内,岂有这样容易。你当真以为,朝廷没有安排细作刺探贼子内部的消息吗?”
陈继业是东宫旧人,而大名鼎鼎的魏征,当初也是太子李建成的谋臣,这两个人在一起办公,也曾愉快的玩耍,不是好友就怪了。
心里不禁嘀咕,这个小子,怎么不说话了呢。
陈继业摸摸陈正泰的头,一脸欣慰的样子:“你也很好,果然不愧是为父的种。”
“……”
陈正泰侧目看了一眼陈继业,忍不住带着欣赏,突然觉得,父亲的形象,陡然在自己面前,有了改观。
朕方才说了啥?
什么梁师都的部将会取梁师都的首级,这就是笑话,这些贼子内部,朝廷早就安插了人,可从现在的情报来看,梁师都的部将,大多都是他的亲族,绝不会反叛。
便看到一个个人影窜了出来。
便见李世民心满意足的样子,又醉醺醺的道:“将来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无非是吹牛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