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P3"

From Bot's DB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m
m
 
(795 intermediate revisions by more than 100 users not shown)
Line 1: Line 1:
[http://imfl.sci.pfu.edu.ru/forum/index.php?action=profile;area=summary;u=599968 逆襲 小說 推薦] <br /> [http://interracialrelationship.net/fictional-works-tips-what-will-be-fictional/ 總裁酷帥狂霸拽 2] <br /> [http://forum.geonames.org/gforum/user/profile/394754.page 小说璀璨人生] <br /> [http://knsz.prz.edu.pl/forum/member.php?action=profile&amp;uid=297631 上門兵王 飄天] <br /> [https://www.voxmedia.com/users/rosato2377 异世界食堂 小说 4] <br /><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wodetieshenxiaohua-daiyu ] <br /> <br /><br />第八百七十七章 如诗如画-p3<br /><br />齐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希望她能呆在我的身边,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永远也不要离开我。”<br />刘醇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以前他常听人说,恋爱的人会失去理志,他一直不相信,现在他完全的相信了,想想以前齐剑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但是刘醇也同样的知道,在骄傲的外表下,却隐藏着齐剑一颗缜密无比的心,很多人都被他骄傲的外面给骗了,因为大多数人都认为,一个骄傲的人不会有什么真本事儿,因为骄傲会让他看不清很多东西,但是刘醇却清楚,齐剑的骄傲,有一大半都是装出来的,他的心计十分的深沉,思维更是十分的缜密,在各大家族年轻一辈的弟子之中,他也是摆得上号的存在。<br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现在竟然露出了如此茫然的神情,甚至还说出了,我不知道这样的话来,这真的是太让他吃惊了。<br />好一会儿刘醇才看着齐剑道:“啊剑,我看你还是试着跟他接触一下吧,而且反正我们的那个计划要进行,我看你就接触梅格好了。”<br />齐剑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他喃喃道:“可是我真的不想对他命名用情人花,那并不是她真的爱上我,而是因为那毒药。”<br />刘醇的脸色一变,一把拉住齐剑,转身就往外走,齐剑如同木偶一样的被刘醇拉着,一点反抗都没有。<br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外面,刘醇脸色沉重的看着齐剑道:“啊剑,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必须要记住,现在她还是我们的敌人,儿女情长,我们现在还不有那个资格,我们是什么?不过是家族从多后辈弟子中的很普通的两个罢了,如果这一次的事情,我们办的好,那还能让我们在家族之中露露脸,为我们以后争取到更多的东西,但是如果你在这样,那就没有人能帮得了你了,你会失去你现在的一切,你明白了吗?”<br />齐剑一脸痛苦的道:“我明白,正是因为我明白,所以我才会痛苦,这些天我都不敢接触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看到她纯净的眼神,我就感觉自己特别的脏,醇子,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很痛苦。”<br />刘醇看着齐剑,用力的拍了拍齐剑的肩膀道:“啊剑,别想那么多了,如果你不去接触她,那别人就会去接触她了,难道你想看到她倒在别人的怀里吗?不管是因为什么,你要是真的想得到她,就去与她接触吧,告诉别人,她被你定下了,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的话,那她一定会属于别人,到时候你只会更加的痛苦,不要忘了,情人花的毒可是不认人的,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等你把她弄到手之手,对她好一点就是了,你记住了,我们这些人,没有选择自己妻子的权力,但是妻了并不一定是你最爱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br />齐剑看着刘醇的样子,苦笑了一下,沉声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只不过我有些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罢了,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你放心好了。”<br />刘醇点了点头,忍不住又转头看大厅里看了一眼,这一眼他的眼神不由得一缩,接着他沉声道:“啊剑,看来你不得不行动了。”<br />齐剑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也转头往大厅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他不由得脸色一变,一张俊脸一下主阴沉了下来。(未完待续。)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第二三一章 围城(五)-p3<br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绿林豪雄,这些人一时之间也懵了,有的停住脚步,有的下意识地想要奔逃,也有的仍在朝宁毅冲去,外面道路上的爆炸虽然少,但一时间也受到了波及,就在方才,一名绿林匪人朝着他们冲过去,以为跟着这些住在本地的人便能幸免,结果连同其余的两三名居民,在爆炸中被一齐掀飞。<br />若不是遇上今夜这般坑爹的情况,宁毅是绝不愿意动用到这一记伏笔的。他在这里做这类埋伏,原本就不是为了预防身份暴露,而是假设方腊破城,才有可能用上的一记后招。这年头没有什么人热衷于像他这样大规模地用火药设伏,若让其他人来,真要应付一些事情,当然也有更多的方法,不过宁毅这几曰帮助钱海屏,要动用一些火药资源却比先前要容易得多了,他也就顺手布下一个,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br /> [https://kingplay.xyz/archives/34984?preview=true 豪門迷情] <br />这样大量的火药,斑斑点点的几乎埋足整条街,就为了对付几个人,当然称不上经济,但石宝本身是方腊麾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便是他率领的这些人,若单打独斗,宁毅恐怕都打不过一个,这时候若不出手,今天恐怕就是满门死光的下场。<br />作为一个现代人,宁毅固然有恻隐心,看见贫民受苦会不忍、看见饥民挨饿会皱眉,若有机会,他也愿意出手去救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他毕竟是经历了残酷打拼的枭雄,真到了要做取舍的时候,此时在太平巷中的居民,也就不再被他列入优先考虑。当然,行走的院子里,逃跑的路线上,布下的火药是最多的,至于外面的街道便好一些,但伤亡当然有,这时候一片混乱,无可避免。<br />石宝此时已经被围困在一片光焰之中,他的侧身也已经受到一次爆炸的冲击,血迹斑斑。不远处,宁毅行走在一片危险的焰火中,回过头来,还朝他看了一眼,但那目光冷得像冰,轻蔑且毫无人姓,如果是在平时,这就是最为激烈的挑衅,但这个时候甚至连石宝都有些懵了。<br />一道人影被爆炸伤到,踉踉跄跄地就在宁毅身侧不远的地方,却是随着石宝过来的苟正,同样是方腊手下颇为倚重的高手,武艺不弱,但他的运气不如石宝那样好,这时候胸口、背后被爆炸炸了两次,血肉模糊。兵器已经没了,只是人似乎还清醒,看见宁毅过来,挥拳便要冲上,宁毅左手抓住他的胸口,将他拉过来,朝另一边顺手一推。<br />“过去……站好!”<br />爆炸声中,似乎有冷漠的声音传出来。<br />“蹲下!”<br />宁毅随手一道劈在对方大腿上,鲜血飚射,苟正踉跄倒地,宁毅已经从他身边一刻不停地走了过去。随后在众人的视线中,苟正的身体倒下,就在胸口将要触地的一瞬间,光芒自下方膨胀出来,将那身体炸飞出去,四分五裂。<br />“宁立恒——”石宝双目充血,呀呲欲裂,“我杀你全家啊——”<br />光焰此起彼伏的升腾中,宁毅从那边用力挥手,干干脆脆地喝出声来:“那就来啊——”<br />(未完待续)<br />

Latest revision as of 11:47, 4 April 2021

贅婿
第二三一章 围城(五)-p3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绿林豪雄,这些人一时之间也懵了,有的停住脚步,有的下意识地想要奔逃,也有的仍在朝宁毅冲去,外面道路上的爆炸虽然少,但一时间也受到了波及,就在方才,一名绿林匪人朝着他们冲过去,以为跟着这些住在本地的人便能幸免,结果连同其余的两三名居民,在爆炸中被一齐掀飞。
若不是遇上今夜这般坑爹的情况,宁毅是绝不愿意动用到这一记伏笔的。他在这里做这类埋伏,原本就不是为了预防身份暴露,而是假设方腊破城,才有可能用上的一记后招。这年头没有什么人热衷于像他这样大规模地用火药设伏,若让其他人来,真要应付一些事情,当然也有更多的方法,不过宁毅这几曰帮助钱海屏,要动用一些火药资源却比先前要容易得多了,他也就顺手布下一个,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豪門迷情
这样大量的火药,斑斑点点的几乎埋足整条街,就为了对付几个人,当然称不上经济,但石宝本身是方腊麾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便是他率领的这些人,若单打独斗,宁毅恐怕都打不过一个,这时候若不出手,今天恐怕就是满门死光的下场。
作为一个现代人,宁毅固然有恻隐心,看见贫民受苦会不忍、看见饥民挨饿会皱眉,若有机会,他也愿意出手去救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他毕竟是经历了残酷打拼的枭雄,真到了要做取舍的时候,此时在太平巷中的居民,也就不再被他列入优先考虑。当然,行走的院子里,逃跑的路线上,布下的火药是最多的,至于外面的街道便好一些,但伤亡当然有,这时候一片混乱,无可避免。
石宝此时已经被围困在一片光焰之中,他的侧身也已经受到一次爆炸的冲击,血迹斑斑。不远处,宁毅行走在一片危险的焰火中,回过头来,还朝他看了一眼,但那目光冷得像冰,轻蔑且毫无人姓,如果是在平时,这就是最为激烈的挑衅,但这个时候甚至连石宝都有些懵了。
一道人影被爆炸伤到,踉踉跄跄地就在宁毅身侧不远的地方,却是随着石宝过来的苟正,同样是方腊手下颇为倚重的高手,武艺不弱,但他的运气不如石宝那样好,这时候胸口、背后被爆炸炸了两次,血肉模糊。兵器已经没了,只是人似乎还清醒,看见宁毅过来,挥拳便要冲上,宁毅左手抓住他的胸口,将他拉过来,朝另一边顺手一推。
“过去……站好!”
爆炸声中,似乎有冷漠的声音传出来。
“蹲下!”
宁毅随手一道劈在对方大腿上,鲜血飚射,苟正踉跄倒地,宁毅已经从他身边一刻不停地走了过去。随后在众人的视线中,苟正的身体倒下,就在胸口将要触地的一瞬间,光芒自下方膨胀出来,将那身体炸飞出去,四分五裂。
“宁立恒——”石宝双目充血,呀呲欲裂,“我杀你全家啊——”
光焰此起彼伏的升腾中,宁毅从那边用力挥手,干干脆脆地喝出声来:“那就来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