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P3"

From Bot's DB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m
m
 
(754 intermediate revisions by more than 100 users not shown)
Line 1: Line 1: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meishigongyingshang-huizuocaidemao 美食供應商] <br /><br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请他吃个饭(修)-p3<br /><br />要知道马尼翁是深爱自己的妻子才能在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的抬头关心的看看自己妻子。<br /> [http://hfcircle.com/members/barrerabarrera69/activity/189953/ 小說 1942言情小説 美食供應商- 第六百八十四章 年后的第一个新菜(修) 相伴-p2] ,他意犹未尽的咂咂嘴道:“真好吃,真想再来一块。”<br />“我的朋友我想你晚餐吃的够多的了。”马尼翁立刻劝阻道。<br /> [http://forum.4x4nation.com/members/chasemack8/activity/302546/ 斗破苍穹 ptwxz火熱連載小説 美食供應商討論-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海上升明日(修) 推薦-p1] 这我当然知道,只是这样说说而已。”赫伯特博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遗憾的说道。<br />“我们可以明天再来。”马尼翁道。<br />“当然,我想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雪伦你可以吃下了,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赫伯特博士笑着对雪伦道。<br />“是的, [https://blocktek.university/members/peterssonduke2/activity/178966/ 小说推荐 无cp精彩絕倫的情色小説 美食供應商 txt-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第一次‘约会’ -p3] ,那么我们明天再来吧。” [http://www.southjerseywriters.com/members/hopkinsnorman98/activity/150255/ 總裁gl h火熱色情小説 美食供應商 起點- 第八百四十六章 卖甜水面(修) 鑒賞-p3] 。<br />她现在说话都多了些力气,不再像是刚刚那样有气无力的样子。<br />“那么我们走吧。” [http://b3.zcubes.com/v.aspx?mid=3392378 總裁的閃婚嬌妻妙趣橫生言情小説 美食供應商 線上看-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有大事了(修) 相伴-p3] ,站到雪伦身后道。<br />“哦,好的。”赫伯特博士点头,也起身开始往门外走去。<br />就这样一行三人离开了小店,和门外的瑞秋汇合后一起往酒店去了。<br />要知道他们已经出来许久了,雪伦也有些疲惫了,虽然她吃了些东西,但只是感觉稍微舒服一些,病可是没好的。<br />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在瑞秋的带领下赫伯特博士和马尼翁夫妇一日三餐都在袁州小店吃的。<br />期间倒是也有和凌宏以及阮小青擦身而过,但凌宏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阮小青的身上根本没在意多出来的外国食客,要知道袁州这里的外国食客本来也不少,而赫伯特博士并不认识凌宏,是以两人并无交集。<br />倒是随着雪伦一连几天都能吃饭的原因,她的脸色好了许多,身体的承受力也好了许多,能够用些药物更好的控制身体了。<br />当赫伯特博士告诉马尼翁这个消息的时候,马尼翁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差点哭了出来。<br />最后还是雪伦温柔的安抚了他,才平静下他的情绪。<br />而赫伯特博士则促狭的笑了笑并未多说。<br />倒是收拾好情绪的马尼翁一脸认真的对着赫伯特博士道:“我想我们应该再谢谢那位格纳先生,比如请他在袁总厨店铺吃饭。”<br />……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第二三一章 围城(五)-p3<br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绿林豪雄,这些人一时之间也懵了,有的停住脚步,有的下意识地想要奔逃,也有的仍在朝宁毅冲去,外面道路上的爆炸虽然少,但一时间也受到了波及,就在方才,一名绿林匪人朝着他们冲过去,以为跟着这些住在本地的人便能幸免,结果连同其余的两三名居民,在爆炸中被一齐掀飞。<br />若不是遇上今夜这般坑爹的情况,宁毅是绝不愿意动用到这一记伏笔的。他在这里做这类埋伏,原本就不是为了预防身份暴露,而是假设方腊破城,才有可能用上的一记后招。这年头没有什么人热衷于像他这样大规模地用火药设伏,若让其他人来,真要应付一些事情,当然也有更多的方法,不过宁毅这几曰帮助钱海屏,要动用一些火药资源却比先前要容易得多了,他也就顺手布下一个,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br /> [https://kingplay.xyz/archives/34984?preview=true 豪門迷情] <br />这样大量的火药,斑斑点点的几乎埋足整条街,就为了对付几个人,当然称不上经济,但石宝本身是方腊麾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便是他率领的这些人,若单打独斗,宁毅恐怕都打不过一个,这时候若不出手,今天恐怕就是满门死光的下场。<br />作为一个现代人,宁毅固然有恻隐心,看见贫民受苦会不忍、看见饥民挨饿会皱眉,若有机会,他也愿意出手去救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他毕竟是经历了残酷打拼的枭雄,真到了要做取舍的时候,此时在太平巷中的居民,也就不再被他列入优先考虑。当然,行走的院子里,逃跑的路线上,布下的火药是最多的,至于外面的街道便好一些,但伤亡当然有,这时候一片混乱,无可避免。<br />石宝此时已经被围困在一片光焰之中,他的侧身也已经受到一次爆炸的冲击,血迹斑斑。不远处,宁毅行走在一片危险的焰火中,回过头来,还朝他看了一眼,但那目光冷得像冰,轻蔑且毫无人姓,如果是在平时,这就是最为激烈的挑衅,但这个时候甚至连石宝都有些懵了。<br />一道人影被爆炸伤到,踉踉跄跄地就在宁毅身侧不远的地方,却是随着石宝过来的苟正,同样是方腊手下颇为倚重的高手,武艺不弱,但他的运气不如石宝那样好,这时候胸口、背后被爆炸炸了两次,血肉模糊。兵器已经没了,只是人似乎还清醒,看见宁毅过来,挥拳便要冲上,宁毅左手抓住他的胸口,将他拉过来,朝另一边顺手一推。<br />“过去……站好!”<br />爆炸声中,似乎有冷漠的声音传出来。<br />“蹲下!”<br />宁毅随手一道劈在对方大腿上,鲜血飚射,苟正踉跄倒地,宁毅已经从他身边一刻不停地走了过去。随后在众人的视线中,苟正的身体倒下,就在胸口将要触地的一瞬间,光芒自下方膨胀出来,将那身体炸飞出去,四分五裂。<br />“宁立恒——”石宝双目充血,呀呲欲裂,“我杀你全家啊——”<br />光焰此起彼伏的升腾中,宁毅从那边用力挥手,干干脆脆地喝出声来:“那就来啊——”<br />(未完待续)<br />

Latest revision as of 11:47, 4 April 2021

贅婿
第二三一章 围城(五)-p3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绿林豪雄,这些人一时之间也懵了,有的停住脚步,有的下意识地想要奔逃,也有的仍在朝宁毅冲去,外面道路上的爆炸虽然少,但一时间也受到了波及,就在方才,一名绿林匪人朝着他们冲过去,以为跟着这些住在本地的人便能幸免,结果连同其余的两三名居民,在爆炸中被一齐掀飞。
若不是遇上今夜这般坑爹的情况,宁毅是绝不愿意动用到这一记伏笔的。他在这里做这类埋伏,原本就不是为了预防身份暴露,而是假设方腊破城,才有可能用上的一记后招。这年头没有什么人热衷于像他这样大规模地用火药设伏,若让其他人来,真要应付一些事情,当然也有更多的方法,不过宁毅这几曰帮助钱海屏,要动用一些火药资源却比先前要容易得多了,他也就顺手布下一个,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豪門迷情
这样大量的火药,斑斑点点的几乎埋足整条街,就为了对付几个人,当然称不上经济,但石宝本身是方腊麾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便是他率领的这些人,若单打独斗,宁毅恐怕都打不过一个,这时候若不出手,今天恐怕就是满门死光的下场。
作为一个现代人,宁毅固然有恻隐心,看见贫民受苦会不忍、看见饥民挨饿会皱眉,若有机会,他也愿意出手去救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他毕竟是经历了残酷打拼的枭雄,真到了要做取舍的时候,此时在太平巷中的居民,也就不再被他列入优先考虑。当然,行走的院子里,逃跑的路线上,布下的火药是最多的,至于外面的街道便好一些,但伤亡当然有,这时候一片混乱,无可避免。
石宝此时已经被围困在一片光焰之中,他的侧身也已经受到一次爆炸的冲击,血迹斑斑。不远处,宁毅行走在一片危险的焰火中,回过头来,还朝他看了一眼,但那目光冷得像冰,轻蔑且毫无人姓,如果是在平时,这就是最为激烈的挑衅,但这个时候甚至连石宝都有些懵了。
一道人影被爆炸伤到,踉踉跄跄地就在宁毅身侧不远的地方,却是随着石宝过来的苟正,同样是方腊手下颇为倚重的高手,武艺不弱,但他的运气不如石宝那样好,这时候胸口、背后被爆炸炸了两次,血肉模糊。兵器已经没了,只是人似乎还清醒,看见宁毅过来,挥拳便要冲上,宁毅左手抓住他的胸口,将他拉过来,朝另一边顺手一推。
“过去……站好!”
爆炸声中,似乎有冷漠的声音传出来。
“蹲下!”
宁毅随手一道劈在对方大腿上,鲜血飚射,苟正踉跄倒地,宁毅已经从他身边一刻不停地走了过去。随后在众人的视线中,苟正的身体倒下,就在胸口将要触地的一瞬间,光芒自下方膨胀出来,将那身体炸飞出去,四分五裂。
“宁立恒——”石宝双目充血,呀呲欲裂,“我杀你全家啊——”
光焰此起彼伏的升腾中,宁毅从那边用力挥手,干干脆脆地喝出声来:“那就来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