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P3"

From Bot's DB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m
m
Line 1: Line 1: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cangyuantu-wochixihongshi 滄元圖] <br /><br />第二集 第五章 求救-p3<br /><br />“柳姑娘,带着我家少爷和孟川公子走。”老仆怒喝道,“我会拖住他。”<br />“好。”柳七月立即飞窜而去,先是背起了孟川,又飞奔到晏烬那,晏烬恢复力却是极高,已经站了起来:“我可以自己走。”<br />“先求救。”孟川全力驱逐体内的妖气,同时沙哑说着,也从怀里取出那求救烟花筒。<br />“嘭。”<br />晏烬却是接过,立即拉动,一道烟花冲天而起。<br />同时晏烬从怀里也取出一求救烟花筒,同样拉动。<br />“你们俩快走啊。”柳七月怒喝一旁的红玉、铁生姐弟俩,这姐弟俩二人也担心着他们的救命恩人,这时候才点头立即朝远处跑。至于其他的女子们、黑狼帮帮众们早就吓得四处乱跑了,离这恐怖战斗地方越远越好。即便如此都有十余位被波及的,或死或残。<br />而另一边。<br /> [http://www.kimfosterbooks.com/%e5%88%80%e5%8a%8d%e7%a5%9e%e5%9f%9f-%e5%b0%8f%e8%aa%aa-9%e5%84%aa%e7%a7%80%e7%8e%84%e5%b9%bb-%e6%bb%84%e5%85%83%e5%9c%96-ptt-%e7%ac%ac%e5%8d%81%e4%ba%8c%e9%9b%86-%e7%ac%ac%e5%8d%81%e4%b8%80%e7%ab%a0/ 刀劍神域 小說 9有口皆碑的奇幻小説 滄元圖 我吃西紅柿- 第十二集 第十一章 可有一种妖族,靠承诺而活? 讀書-p1] [http://vdlbooks.com/uukanshu-website%e7%ac%94%e4%b8%8b%e7%94%9f%e8%8a%b1%e7%9a%84%e7%8e%84%e5%b9%bb%e5%b0%8f%e8%aa%ac-%e6%bb%84%e5%85%83%e5%9c%96-%e6%88%91%e5%90%83%e8%a5%bf%e7%b4%85%e6%9f%bf-%e7%ac%ac%e5%8d%81%e4%b8%83/ uukanshu website优美玄幻小説 《滄元圖》- 第十七章 斩妖盛会结束 分享-p1] 服用神血丹的老仆,实力暴增数倍早就和驼背男子搏杀在一起了,驼背男子力大无穷,全身堪称刀枪不入,一招一式恐怖异常。老仆完全处在下风,只是他韧性十足,依旧拼命缠住了驼背男子。<br /> [http://www.readwithhelp.com/%e7%b8%bd%e8%a3%81-%e8%ab%8b%e7%95%99%e6%ad%a5-%e7%95%aa%e5%a4%96%e7%ac%94%e4%b8%8b%e7%94%9f%e8%8a%b1%e7%9a%84%e5%a5%87%e5%b9%bb%e5%b0%8f%e8%aa%ac-%e3%80%8a%e6%bb%84%e5%85%83%e5%9c%96%e3%80%8b/ 總裁 請留步 番外奇幻小説 滄元圖 txt- 第二集 第二十章 黑铁天书残片 閲讀-p2] 只见双方交手,轰鸣声不断,周围院墙都化作废墟。<br /> [http://www.thebooksright.com/%e6%80%92-%e5%b0%8f%e8%af%b4%e5%a5%bd%e6%96%87%e7%ad%86%e7%9a%84%e5%a5%87%e5%b9%bb%e5%b0%8f%e8%aa%ac-%e6%bb%84%e5%85%83%e5%9c%96-%e7%ac%ac%e5%8d%81%e4%b8%80%e9%9b%86-%e7%ac%ac%e5%8d%81%e4%b9%9d/ 怒 小说精品玄幻小説 滄元圖 線上看- 第十一集 第十九章 地下探查的第一天 分享-p3] 嗖嗖嗖。<br /> [http://storybookfarmprimatesanctuary.com/%e7%ac%ac%e4%b8%80%e4%be%af-%e5%85%a8%e6%9c%ac%e7%86%b1%e9%96%80%e9%80%a3%e8%bc%89%e6%b3%95%e5%b8%ab%e5%b0%8f%e8%aa%ac-%e6%bb%84%e5%85%83%e5%9c%96%e7%ac%94%e8%b6%a3-%e7%ac%ac%e4%ba%8c%e9%9b%86/ 第一侯 全本熱門連載法師小説 滄元圖 ptt- 第二集 第六章 查个底朝天 鑒賞-p1] “王伯撑不了多久,快走。”晏烬说道,柳七月背着孟川也迅速朝远处奔跑。<br /> [http://www.1stbookmark.com/flipped-%e5%b0%8f%e8%aa%aa%e7%8e%84%e5%b9%bb-%e6%bb%84%e5%85%83%e5%9c%96-%e7%b7%9a%e4%b8%8a%e7%9c%8b-%e7%ac%ac%e4%b9%9d%e9%9b%86-%e5%a6%96%e4%b9%b1%e4%ba%ba%e9%97%b4-%e7%ac%ac%e4%b8%89%e7%ab%a0/ flipped 小說火熱連載玄幻小説 滄元圖 線上看- 第九集 妖乱人间 第三章 救援 推薦-p1] “走。”孟川也清楚,他们留在这只会拖后腿。 [http://www.thepinkbirdblog.com/%e7%8e%84%e5%b9%bb-yy%e7%81%ab%e7%86%b1%e9%80%a3%e8%bc%89%e7%8e%84%e5%b9%bb-%e6%bb%84%e5%85%83%e5%9c%96-%e7%ac%ac%e5%85%ad%e9%9b%86-%e7%ac%ac%e5%8d%81%e4%b8%89%e7%ab%a0-%e7%a5%9e%e5%85%b5%e6%b4%9e/ 玄幻 yy优美玄幻小説 滄元圖討論- 第六集 第十三章 神兵洞窟 展示-p3] 他们逃掉了,那位忠诚老仆才会逃命。<br />……<br />柳七月发出求救烟花筒时,在夜里,自然引起了东宁府各处的注意。<br />孟大江、柳夜白正在酒楼的一雅间吃饭,透过窗户却是远远看到天际的一道烟花,也听到了那一声炸响。<br />“是七月。” [http://novelbooksonline.com/24-7-%e5%b0%8f%e8%af%b4%e9%9d%9e%e5%b8%b8%e4%b8%8d%e9%8c%af%e7%8e%84%e5%b9%bb-%e6%bb%84%e5%85%83%e5%9c%96-ptt-%e7%ac%ac%e4%ba%8c%e9%9b%86-%e7%ac%ac%e5%8d%81%e4%b8%80%e7%ab%a0-%e6%8b%9c%e8%ae%bf/ 24/7 小说笔下生花的奇幻小説 《滄元圖》- 第二集 第十一章 拜访姑祖母 -p1] 他们俩立即认出了,这求救的烟花筒是他们给小辈特制的,看烟花模样就知道是谁发出的求救。<br />“七月在求救?”<br />孟大江、柳夜白都是大惊。<br />嗖!<br /> [http://www.shereadsbooks.org/%e5%ae%8c%e6%9c%ac-%e8%b5%b7%e7%82%b9%e4%ba%ba%e6%b0%a3%e5%b0%8f%e8%aa%ac-%e3%80%8a%e6%bb%84%e5%85%83%e5%9c%96%e3%80%8b-%e7%ac%ac%e5%85%ab%e9%9b%86-%e7%ac%ac%e5%85%ad%e7%ab%a0-%e8%99%9a%e5%ae%9e/ 完本 起点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説 滄元圖 txt- 第八集 第六章 虚实 推薦-p2] 柳夜白一瞬间就化作黑雾,窜出了窗户。<br />孟大江全身血液沸腾,同样化作一道黑光窜了出去。<br />然而他们在冲出去两个呼吸的功夫。<br />“嘭。” [http://readingbikehub.org/%e5%b0%8f%e8%aa%aa%e7%b6%b2-%e8%8b%b1%e6%96%87%e6%9c%89%e5%8f%a3%e7%9a%86%e7%a2%91%e7%9a%84%e7%8e%84%e5%b9%bb-%e3%80%8a%e6%bb%84%e5%85%83%e5%9c%96%e3%80%8b-%e7%ac%ac%e4%ba%8c%e9%9b%86-%e7%ac%ac/ 小說網 英文精华法師小説 滄元圖- 第二集 第十四章 势(修) 讀書-p1] “嘭。”<br />又是两道烟花。<br />“是川儿!”孟大江都急了。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zhuixu-fennudexiangjiao 贅婿] <br />第八〇六章 建朔十年春(一)-p3<br />离开嘉定回山的路上,他想,这都什么事啊……<br />*****************<br />卓永青与何家姐妹有了莫名其妙近战的这个年关,宁毅一家人是在嘉定以南二十里的小乡村里度过的。以安防的角度而言,成都与嘉定等城池都显得太大太杂了。人口众多,尚未经营稳定,若是商贸完全放开,混进来的绿林人、刺客也会大规模增加。宁毅最终选定了嘉定以南的一个荒村,作为华夏军核心的暂居之地。<br /> [https://ripatamer.xyz/archives/35161?preview=true 見面就赤果果 鬧哪樣!] <br />大雪降临,西南的局面凝固起来,华夏军暂时的任务,也只是各部门的有序搬迁和转移。当然,这一年的除夕,宁毅等众人还是得回到和登去渡过的。<br />与西南暂时的安静相映衬的,是北面仍在不断传来的战况。在成都等被占领的城池中,衙门口每日里都会将这些消息大篇幅地公布,这给茶楼酒肆中聚集的人们带来了不少新的谈资。部分人也已经接受了华夏军的存在他们的统治比之武朝,毕竟算不得坏于是在谈论晋王等人的慷慨英勇中,人们也会议论着有朝一日华夏军杀出去时,会与女真人打成一个怎样的局面。<br /> [https://lingzhiwu.xyz/archives/36976?preview=true 三國之我主江山] <br />武朝,年关的庆祝事宜也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筹备,各地官员的贺岁表折不断送来,亦有许多人在一年总结的上书中陈述了天下局面的危急。本该小年便抵达临安的君武直到十二月二十七这天方才匆匆回城,对于他的勤奋,周雍大大地夸奖了他。作为父亲,他是为这个儿子而感到骄傲的。<br />只是对于将要到来的整个战局,周雍的心中仍有许多的疑虑,家宴之上,周雍便先后几度询问了前线的防御状况,对于将来战事的准备,以及可否战胜的信心。君武便诚恳地将各路军队的状况做了介绍,又道:“……如今将士用命,军心已经不同于以往的不振,尤其是岳将军、韩将军等的几路主力,与女真人是颇有一战之力的,此次女真人千里而来,我方有长江一带的水路纵深,五五的胜算……还是有的。”<br /> [https://viteri.xyz/archives/37601?preview=true 奮鬥在沙俄] <br />周雍对于这回答多少又还有些犹豫。家宴过后,周佩埋怨弟弟太过实诚:“既有五五的胜算,在父皇面前,多说几成也无妨,至少告诉父皇,必定不会败,也就是了。”<br />君武皱眉道:“无论如何,父皇一国之君,许多事情还是该明明白白。我这做儿子的挡在前方,豁出命去,也就是了……其实这五成八成,如何判断?上一次与女真大战,还是几年前的时候呢,那时候可都败了……五成挺多了。”<br />周佩叹了口气,随后点头:“不过,小弟啊,你是太子,挡在前方就好了,不要动不动豁出命去,该跑的时候,你还是要保全自己为上,只要能回来,武朝就不算输。”<br />“可是不豁出命,如何能胜。”君武说了一句,随后又笑道,“知道了,皇姐,其实你说的,我都明白的,一定会活着回来。我说的豁出去……嗯,只是指……那个状态,要拼命……皇姐你能懂的吧?不用太担心我了。”<br /> [https://webmoz.xyz/archives/37363?preview=true 贅婿] <br />这年关之中,朝堂上下都显得平静。平静既是没有党争,两个月前赵鼎一系与秦桧一系差点展开的厮杀最终被压了下来,而后秦桧认打认罚,再无任何大的动作。这样的和谐令这个春节显得极为温暖热闹。<br />在这样的平静中,秦桧病倒了。这场风寒好后,他的身体尚未恢复,十几天的时间里像是老了十几岁,这天他入宫见架,又提起求去之意,周雍好言安慰,赐下一大堆的补药。某一个空隙间,秦桧跪在周雍面前。<br />“……罪臣昏聩、无能,如今拖此残躯,也不知接下来能否就好。有几句话,只是罪臣私下里的想法……西南如此残局,缘于罪臣之过错,而今未解,北面女真已至,若太子勇武,能够大败女真,那真乃苍天佑我武朝。然则……陛下是陛下,还是得做……若然不胜的打算……罪臣万死,大战在前,本不该作此想法,动摇军心,罪臣万死……陛下降罪……”<br />武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大臣上朝,原本不跪,只有大罪之时方有人下跪听训。周雍看着这位跪下磕头的老臣,叹了口气。<br />原本因为秦桧最近这段时间成了事妈,他保得心累,对对方已经有了一定的看法,然而到得此时,才有感到愧疚起来,心中关于去年自己答应对方全力攻西南,最后又犹豫不决的事情,变得再度清晰起来。<br />“唉……”他上前扶起秦桧:“秦卿这也是老成谋国之言,朕时时听人说,善战者不可不虑败,未雨绸缪,何罪之有啊。不过,此时太子已尽全力绸缪前方战事,我等在后方也得好好地为他撑起局面才是,秦卿乃是朕的枢密,过几日病愈了,帮着朕搞好这个摊子的重担,还该落在秦卿的头上啊……”<br />他拍拍秦桧的肩膀:“你不可动不动就求去,秦卿啊,说句实在话,这中间啊,朕最信任的还是你,你是有能力的……”<br />秦桧感动无已、热泪盈眶,过得片刻,再度庄严下拜:“……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br />话语之中,哽咽起来。<br />君臣俩又互相扶持、激励了一阵子,不知什么时候,大雪又从天空中飘下来了。<br />风雪延绵,一直北上到徐州,这一个年关,罗业是在徐州的城墙上过的,陪伴着他在风雪中过年的,是徐州城外百万的饿鬼。<br /> [https://witpad.xyz/archives/37030?preview=true 三國之亂臣賊子] <br />这是王狮童率领的饿鬼主力,自从得知八千华夏军入徐州的消息,饿鬼们便源源不断地过来。他们无法在冰天雪地里攻城,围在城外,不断地、不断地死去。相对于散在外围的缺粮少衣的难民,核心的饿鬼群物资稍微丰富一些,没有了粮食的人们还能以互相为食,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当春暖花开,这些人还会有不少留存下来。<br />在徐州城墙望出去,城外是人人相食的地狱,徐州城中也没有多少的粮食,开门赈济是不现实的。罗业日日里看着城外的地狱景象,许多时候,将他们邀来徐州的知州李安茂也会过来。这是一位心系武朝的大族子弟,与原本在京中颇有家世的罗业拥有不少共同话题。<br />年关这天,两人在城头喝酒,李安茂说起围城的饿鬼,又说起除围城饿鬼外,开春便可能抵达徐州的宗辅、宗弼大军。李安茂其实心系武朝,与华夏军求援不过为了拖人下水,他对此并无避讳,这次过来的刘承宗、罗业等人也心知肚明。罗业端着那杯酒,洒在地上。<br />“……我的家里人,在靖平之耻中被女真人杀的杀、掳的掳,大多找不到了。这些人大多是庸庸碌碌的俗物,不值一提,只是没想过他们会遭到这种事情……家中有一个妹妹,可爱听话,是我唯一牵挂的人,如今大概在北边,我着军中兄弟寻找,暂时没有音讯,只希望她还活着……”<br />“至于女真人……”<br /> [https://riproar.xyz/archives/37142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br />他道:“那就来吧。”<br />武建朔十年,金天会十三年,雪未消、血亦未消,春天已如约而至。<br />

Revision as of 11:45, 4 April 2021

贅婿
第八〇六章 建朔十年春(一)-p3
离开嘉定回山的路上,他想,这都什么事啊……
*****************
卓永青与何家姐妹有了莫名其妙近战的这个年关,宁毅一家人是在嘉定以南二十里的小乡村里度过的。以安防的角度而言,成都与嘉定等城池都显得太大太杂了。人口众多,尚未经营稳定,若是商贸完全放开,混进来的绿林人、刺客也会大规模增加。宁毅最终选定了嘉定以南的一个荒村,作为华夏军核心的暂居之地。
見面就赤果果 鬧哪樣!
大雪降临,西南的局面凝固起来,华夏军暂时的任务,也只是各部门的有序搬迁和转移。当然,这一年的除夕,宁毅等众人还是得回到和登去渡过的。
与西南暂时的安静相映衬的,是北面仍在不断传来的战况。在成都等被占领的城池中,衙门口每日里都会将这些消息大篇幅地公布,这给茶楼酒肆中聚集的人们带来了不少新的谈资。部分人也已经接受了华夏军的存在他们的统治比之武朝,毕竟算不得坏于是在谈论晋王等人的慷慨英勇中,人们也会议论着有朝一日华夏军杀出去时,会与女真人打成一个怎样的局面。
三國之我主江山
武朝,年关的庆祝事宜也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筹备,各地官员的贺岁表折不断送来,亦有许多人在一年总结的上书中陈述了天下局面的危急。本该小年便抵达临安的君武直到十二月二十七这天方才匆匆回城,对于他的勤奋,周雍大大地夸奖了他。作为父亲,他是为这个儿子而感到骄傲的。
只是对于将要到来的整个战局,周雍的心中仍有许多的疑虑,家宴之上,周雍便先后几度询问了前线的防御状况,对于将来战事的准备,以及可否战胜的信心。君武便诚恳地将各路军队的状况做了介绍,又道:“……如今将士用命,军心已经不同于以往的不振,尤其是岳将军、韩将军等的几路主力,与女真人是颇有一战之力的,此次女真人千里而来,我方有长江一带的水路纵深,五五的胜算……还是有的。”
奮鬥在沙俄
周雍对于这回答多少又还有些犹豫。家宴过后,周佩埋怨弟弟太过实诚:“既有五五的胜算,在父皇面前,多说几成也无妨,至少告诉父皇,必定不会败,也就是了。”
君武皱眉道:“无论如何,父皇一国之君,许多事情还是该明明白白。我这做儿子的挡在前方,豁出命去,也就是了……其实这五成八成,如何判断?上一次与女真大战,还是几年前的时候呢,那时候可都败了……五成挺多了。”
周佩叹了口气,随后点头:“不过,小弟啊,你是太子,挡在前方就好了,不要动不动豁出命去,该跑的时候,你还是要保全自己为上,只要能回来,武朝就不算输。”
“可是不豁出命,如何能胜。”君武说了一句,随后又笑道,“知道了,皇姐,其实你说的,我都明白的,一定会活着回来。我说的豁出去……嗯,只是指……那个状态,要拼命……皇姐你能懂的吧?不用太担心我了。”
贅婿
这年关之中,朝堂上下都显得平静。平静既是没有党争,两个月前赵鼎一系与秦桧一系差点展开的厮杀最终被压了下来,而后秦桧认打认罚,再无任何大的动作。这样的和谐令这个春节显得极为温暖热闹。
在这样的平静中,秦桧病倒了。这场风寒好后,他的身体尚未恢复,十几天的时间里像是老了十几岁,这天他入宫见架,又提起求去之意,周雍好言安慰,赐下一大堆的补药。某一个空隙间,秦桧跪在周雍面前。
“……罪臣昏聩、无能,如今拖此残躯,也不知接下来能否就好。有几句话,只是罪臣私下里的想法……西南如此残局,缘于罪臣之过错,而今未解,北面女真已至,若太子勇武,能够大败女真,那真乃苍天佑我武朝。然则……陛下是陛下,还是得做……若然不胜的打算……罪臣万死,大战在前,本不该作此想法,动摇军心,罪臣万死……陛下降罪……”
武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大臣上朝,原本不跪,只有大罪之时方有人下跪听训。周雍看着这位跪下磕头的老臣,叹了口气。
原本因为秦桧最近这段时间成了事妈,他保得心累,对对方已经有了一定的看法,然而到得此时,才有感到愧疚起来,心中关于去年自己答应对方全力攻西南,最后又犹豫不决的事情,变得再度清晰起来。
“唉……”他上前扶起秦桧:“秦卿这也是老成谋国之言,朕时时听人说,善战者不可不虑败,未雨绸缪,何罪之有啊。不过,此时太子已尽全力绸缪前方战事,我等在后方也得好好地为他撑起局面才是,秦卿乃是朕的枢密,过几日病愈了,帮着朕搞好这个摊子的重担,还该落在秦卿的头上啊……”
他拍拍秦桧的肩膀:“你不可动不动就求去,秦卿啊,说句实在话,这中间啊,朕最信任的还是你,你是有能力的……”
秦桧感动无已、热泪盈眶,过得片刻,再度庄严下拜:“……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话语之中,哽咽起来。
君臣俩又互相扶持、激励了一阵子,不知什么时候,大雪又从天空中飘下来了。
风雪延绵,一直北上到徐州,这一个年关,罗业是在徐州的城墙上过的,陪伴着他在风雪中过年的,是徐州城外百万的饿鬼。
三國之亂臣賊子
这是王狮童率领的饿鬼主力,自从得知八千华夏军入徐州的消息,饿鬼们便源源不断地过来。他们无法在冰天雪地里攻城,围在城外,不断地、不断地死去。相对于散在外围的缺粮少衣的难民,核心的饿鬼群物资稍微丰富一些,没有了粮食的人们还能以互相为食,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当春暖花开,这些人还会有不少留存下来。
在徐州城墙望出去,城外是人人相食的地狱,徐州城中也没有多少的粮食,开门赈济是不现实的。罗业日日里看着城外的地狱景象,许多时候,将他们邀来徐州的知州李安茂也会过来。这是一位心系武朝的大族子弟,与原本在京中颇有家世的罗业拥有不少共同话题。
年关这天,两人在城头喝酒,李安茂说起围城的饿鬼,又说起除围城饿鬼外,开春便可能抵达徐州的宗辅、宗弼大军。李安茂其实心系武朝,与华夏军求援不过为了拖人下水,他对此并无避讳,这次过来的刘承宗、罗业等人也心知肚明。罗业端着那杯酒,洒在地上。
“……我的家里人,在靖平之耻中被女真人杀的杀、掳的掳,大多找不到了。这些人大多是庸庸碌碌的俗物,不值一提,只是没想过他们会遭到这种事情……家中有一个妹妹,可爱听话,是我唯一牵挂的人,如今大概在北边,我着军中兄弟寻找,暂时没有音讯,只希望她还活着……”
“至于女真人……”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他道:“那就来吧。”
武建朔十年,金天会十三年,雪未消、血亦未消,春天已如约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