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5d 1200 p1lI18

From Bot's DB
Revision as of 03:52, 15 January 2021 by Unit8821dish (talk | contribs) (Created page with "qurfp優秀小说 超維術士討論- 第1200节 绝对碾压 -p1lI18<br /> [https://www.ttkan.co/novel/chapters/chaoweishushi-muhu ] <br /><br /> [https://www.ttkan.co/ 小...")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qurfp優秀小说 超維術士討論- 第1200节 绝对碾压 -p1lI18
[1]

小說 - 超維術士 - 超维术士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第1200节 绝对碾压-p1
无焰之主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眼前便突然闪过一道厚密的红雾。
“我就说谁会在这时找我,原来是恶欲魔神。”恶欲魔神,又被称为“不祥恶戏”,最擅长玩弄欲望与人心。
——愤怒、惊悸、后悔,以及……绝望!
残酷学者回话的时候没有抬头,祂知道,对方只是透过虚空传来声音,其实距离自己极其遥远。
格瑞伍看着远处逆光中的金发身影,眼底带着惊悸,但同时也带着一种憧憬,以及发自内心深处的尊崇。
一阵低沉的,让人心动的酥麻笑声之后,不祥恶戏继续道:“无焰之主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吧?”
小說
上一秒还是绝望的心情,但短短的一瞬间,形势再次逆转。而且这一次的逆转,是绝对的碾压!
无焰之主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出现,连时空都为此而停滞。
穿过自己?
逆光之中,魔神分身那具无头躯壳,双膝一曲,发出噗通一声响后,缓缓的跪倒;血液如泉涌喷薄,紧接着才重重的摔落在地。
无焰之主从喜到怒,时间其实很短。
沉默了半晌后,残酷学者淡淡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相信过不了多久,你的欲念之镜应该就会告诉你答案了。”
无焰之主眼底从混沌到清明,从恐慌到平静,最后慢慢变成了阴狠。
不过,无焰之主的动作还没有开始,便感觉自己的后脑的头皮一阵发麻。
残酷学者回话的时候没有抬头,祂知道,对方只是透过虚空传来声音,其实距离自己极其遥远。
无焰之主想着,如果对方不闪避,也不过是两相皆伤的情况,如果闪避了自己的攻击,那他创造出来的攻击机会就消失了。
之前残酷学者还觉得,可能是无焰之主打败了那个时空之外的存在,从其身上获取了某些利益。可如今看来,祂好像猜错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大不了等那个恐怖存在离开后再去寻找奥路西亚的灵魂。现在祂最要紧的是,必须立刻让魔神真灵回归!
祂立刻开启无焰之火,身周浮现出一道道诡异火纹,与金发身影对撞了过去。
当红雾出现的这一刻,风声突然变得很轻,时间仿佛被放缓了一般,一切都静谧无比。但无焰之主的思维却并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连五感都变得更加的清晰,祂能听到烈烈风声,能听到远处格瑞伍肠道蠕动的声音,能听到波波塔肉身崩溃时的声音……各种声音,各种气味,以及各种影像,都呈现高度解析。
以身躯为媒介,以血脉为燃火,来引爆所有的血肉,以及所剩的能量!
一阵低沉的,让人心动的酥麻笑声之后,不祥恶戏继续道:“无焰之主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吧?”
这是鲜血喷涌而出时的一种视线错觉。
明天下
当无焰之主的心念回转过来时,延迟而来的剧痛,瞬间侵入了祂的思维,变缓的时间也在这一刻恢复正常。
“不管他是谁,但无疑,肯定是从遥远时空降临的。”无焰之主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恐慌,不停的自我说服着:“而且绝非本体降临,只是一缕意识降临。”
大量的红白液体,以及碎裂的骨渣,迸射开来。
“只是这一刻罢了,影响本源规则,世界意志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无焰之主如此自我安慰。但祂却是忘了,在与敌人对战的时候,将希望寄托于世界意志,已经是在示弱。
在祂疑惑的时候,余光看到对方穿过了自己。
“不好!”无焰之主心中叫糟!
“好快!”快到无焰之主对时间都产生了错觉般的迟缓,快到祂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已经结束。
如果其攻击手段和之前相差无几,其实可以留下来拼一把。
“不管他是谁,但无疑,肯定是从遥远时空降临的。”无焰之主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恐慌,不停的自我说服着:“而且绝非本体降临,只是一缕意识降临。”
在无焰之主松了一口气时,对面的虚影却在这一刻,忽然动了起来。
之前残酷学者还觉得,可能是无焰之主打败了那个时空之外的存在,从其身上获取了某些利益。可如今看来,祂好像猜错了?
“欲念之镜告诉我,你或许知道些什么。”一道话语声,传入残酷学者耳里。声音极为轻柔,就像是一片绒羽落到心间,让人莫名觉得心痒。
此时,残酷学者所在的图书馆里,因为无焰之主的情绪变化,正传出一阵交谈。
残酷学者如今也无法将意志降临到降物里,所以祂说的也没错,具体情况祂并不知晓。
当祂注意力重新回到眼前的红雾时,终于发现红雾的真相。
——这具分身还无法形成完整法域,所以在这种情况,无法挣脱“时空静止”,好像还说得过去。可祂的魔神真灵,可是实打实的从无底深渊降临的,连魔神真灵在这一刻都无法动弹,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这一幕,就像是在格瑞伍的思维里,打下了一道深深的钢印,永不磨灭。
既然分身已经失去作用,那么趁着大脑还能控制的时候,祂决定做最后一次反击——
这一幕,就像是在格瑞伍的思维里,打下了一道深深的钢印,永不磨灭。
“既然欲念之镜告诉你来找我,那为何不直接询问,关于无焰之主的事呢?”残酷学者反问道。
也正如无焰之主所想,这种时光停滞的感觉,只出现了一瞬。
“欲念之镜告诉我,你或许知道些什么。”一道话语声,传入残酷学者耳里。声音极为轻柔,就像是一片绒羽落到心间,让人莫名觉得心痒。
“欲念之镜告诉我,你或许知道些什么。”一道话语声,传入残酷学者耳里。声音极为轻柔,就像是一片绒羽落到心间,让人莫名觉得心痒。
对方速度极快,想要开启防御已然来不及,那就以攻代守!
无焰之主迟疑了一下,才开始作出反应。祂之所以犹豫,其实是在分析着之前的恐慌心态,并且踌躇着要不要立刻将魔神真灵召唤回无底深渊。
“好快!”快到无焰之主对时间都产生了错觉般的迟缓,快到祂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已经结束。
分身既然已死,也意味着通往阿斯迦德的路,再次被封闭。
随着无焰之主的怒吼,无以计数的信徒在不同的世界里,跪倒在无焰之火的印记前,瑟瑟发抖。
“我就说谁会在这时找我,原来是恶欲魔神。”恶欲魔神,又被称为“不祥恶戏”,最擅长玩弄欲望与人心。
对方速度极快,想要开启防御已然来不及,那就以攻代守!
分身既然已死,也意味着通往阿斯迦德的路,再次被封闭。
鲜血?为什么会有鲜血?
小說
分身既然已死,也意味着通往阿斯迦德的路,再次被封闭。
格瑞伍的眼睛被剧烈白光所刺,让它不自觉的闭了下眼。当它睁开眼的时候,无焰之主的头颅已经被炸成了碎渣。
在残酷学者与不祥恶戏对话的时候,被古老目光所关注的无焰之主,情绪从暴怒中慢慢平复。
“它感应不到,说是被一种奇异的能量遮掩了。”不祥恶戏的语气中带着浓烈的好奇:“能无知无觉的屏蔽欲念之镜的感应,这让我很好奇无焰之主发生了什么。”
甚至在无焰之主毫无所觉的情况下,便结束了战斗。
祂以为对方会使用绿纹,然而并没有。
小說
在无焰之主如此想着的时候,金发身影突然消失不见,就像是瞬移一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无焰之主的面前!
——这具分身还无法形成完整法域,所以在这种情况,无法挣脱“时空静止”,好像还说得过去。可祂的魔神真灵,可是实打实的从无底深渊降临的,连魔神真灵在这一刻都无法动弹,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既然分身已经失去作用,那么趁着大脑还能控制的时候,祂决定做最后一次反击——
“不好!”无焰之主心中叫糟!
无焰之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旁的格瑞伍却看得很清楚。金色长发的身影,在穿过无焰之主身体后,缓慢的伸出手,掌心对准了无焰之主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