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2fv ptt 759 p3AX9p

From Bot's DB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0vper熱門小说 逆天邪神 ptt- 第759章 狼狈不堪 -p3AX9p


[1]

小說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第759章 狼狈不堪-p3

“十……十三长老!!”穆渊之惊喊一声。目睹这一切的所有人,除了云澈之外,全部都是瞠目结舌,震惊的如在梦中。轩辕九鼎可是天威剑域的十三长老,在整个天玄大陆都是一手遮天的人物!他为了逼云澈就范,屈尊攻击一个应该是冰云仙宫弟子的小姑娘,还是突袭,本该是随手拈来……却非但没有拿下对方,却反而被对手一击逼开,并且在对方的反击之下,转眼之间落入了下风。
对天剑山庄而言,凤雪児的层面,实在是过于梦幻、
天剑山庄的异状让凤雪児檀口一张,心中微乱,连忙抬起玉臂,长袖一摆,顿时,凤凰箭去势一变,带着一道长长的炎影和凤鸣飞向了天剑山脉的西方。
他们握剑的双手都是一片焦黑,尤其是轩辕九鼎的右手,手心部位直接被烧穿,露出的几根森然手骨都焦黑了大半。身上的长袍更早已是千疮百孔,头发、胡须一片焦残,看上去惨不堪言。
凤雪児没有答话,雪影微晃,闪身到了云澈的身侧,担忧的看着他阴沉下来的面孔:“云哥哥,怎么了?你现在的样子好吓人。”
呼!!
剑尖刺在了凤凰箭上,刹那爆发的剑意搅动的空间剧烈嘶鸣,顿时,赤红火焰的气势被稍稍压下。轩辕九鼎总算得到了缓和之机,他顾不得全身剧痛,猛一提气,背后的剑也飞落到他的手上……和穆渊之一样,剑身都是漆黑一片,朴实无华,但却激荡着非凡的威势。
他们握剑的双手都是一片焦黑,尤其是轩辕九鼎的右手,手心部位直接被烧穿,露出的几根森然手骨都焦黑了大半。身上的长袍更早已是千疮百孔,头发、胡须一片焦残,看上去惨不堪言。
雪公主的年龄,今年应该只有十九岁……
两个剑域长老的双剑之下,凤凰箭被强行撞开,就连火焰威势也稍稍减弱。轩辕九鼎和穆渊之同时咬紧牙齿,玄气和剑意全力释放,不敢有丝毫怠慢,虽然总算占据了上风,但他们心里没有半点如释重负……他们两个堂堂剑域长老,居然要联手对付一个小姑娘……
轩辕九鼎和穆渊之终于得以摆脱噩梦,凤凰炎飞离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如两个被吓破胆的狼狗般怪叫着后撤,就连平时从不离开的剑也都从手中垂落,落在了下方的土地上,两人疯狂的喘着粗气,运转玄力压制着全身上下的灼伤。
“姑娘……手下……留情……”轩辕九鼎的胡须都已开始燃烧起来,全身上下都如同贴着一层通红的烙铁。被逼到这种境地,他哪还顾得及剑域长老的尊严,向凤雪児发出着痛苦的哀求。
空间如布匹一般被撕开一道数丈长的裂痕,这一剑剑意之澎湃,威势之庞大,让远处的凌天逆与凌月枫在瞠目中犹如目睹着剑道中的神之领域。
这对他们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以前无法想象之事,也是无法接受之耻。
三个月前云澈祸乱凤凰神宗的事,天玄大陆人尽皆知。那时四大圣地也都接到传闻,让那场祸乱终结的,是雪公主的出现。而且沉寂了三年的雪公主,玄力似乎有了很大程度的增长,并且在之后,随云澈一起去往了苍风国。
看了一眼冲向凤雪児的穆渊之,云澈脸上没有半点担忧的神情。这两个剑域长老虽然极强,但以凤雪児的玄力,要败他们根本是轻而易举。而趁着所有人精神分散,他左臂青光一闪,玄罡瞬间轰入了轩辕玉凤的心魂之中。
凤雪児第三次抬起手臂,眉心间金色的凤凰印记微微一闪,雪袖依然是轻轻拂动……隐约间,天地之间响起一声不知来自何处的凤鸣。
在他潜意识里,他甚至还有些希望自己是真的冤枉了轩辕玉凤,毕竟,她是凌杰的亲生母亲。
看了一眼冲向凤雪児的穆渊之,云澈脸上没有半点担忧的神情。这两个剑域长老虽然极强,但以凤雪児的玄力,要败他们根本是轻而易举。而趁着所有人精神分散,他左臂青光一闪,玄罡瞬间轰入了轩辕玉凤的心魂之中。
在云澈出手拿下轩辕玉凤之前,他便已传音凤雪児小心。面对轩辕九鼎的忽然攻击,凤雪児毫不惊乱,雪手微抬,白袖轻拂间,一道赤红色的火焰之箭在她身前凝现,然后以相当之缓慢的速度飞射向了轩辕九鼎。
对天剑山庄而言,凤雪児的层面,实在是过于梦幻、
穆渊之的剑通体漆黑,刺出之时,周身荡动起水波一般的波纹。
“渊之……帮忙!!”轩辕九鼎暴吼一声,声音带着颤抖的痛苦……他已经可以清楚的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的焦糊味道。
凤凰箭上火箭瞬间暴涨,威势更是暴增数倍,并不庞大的火光,却映照的整个天空都赤红一片。
雪公主的年龄,今年应该只有十九岁……
“十……十三长老!!”穆渊之惊喊一声。目睹这一切的所有人,除了云澈之外,全部都是瞠目结舌,震惊的如在梦中。轩辕九鼎可是天威剑域的十三长老,在整个天玄大陆都是一手遮天的人物!他为了逼云澈就范,屈尊攻击一个应该是冰云仙宫弟子的小姑娘,还是突袭,本该是随手拈来……却非但没有拿下对方,却反而被对手一击逼开,并且在对方的反击之下,转眼之间落入了下风。
但,以玄罡扫描记忆的结果,让他目眦尽裂。
剑尖刺在了凤凰箭上,刹那爆发的剑意搅动的空间剧烈嘶鸣,顿时,赤红火焰的气势被稍稍压下。轩辕九鼎总算得到了缓和之机,他顾不得全身剧痛,猛一提气,背后的剑也飞落到他的手上……和穆渊之一样,剑身都是漆黑一片,朴实无华,但却激荡着非凡的威势。
但,他们此刻已拼尽了全力,却不代表凤雪児已用了全力。
“什么?”穆渊之猛的转头,大吃一惊。
嘶啦!!
“唔!!”
笼罩天剑山庄的高温快速散去,众天剑山庄的长老、弟子们呆呆的看着西方似乎要将苍穹都稍穿的火焰,灵魂疯狂的战栗着。
对天剑山庄而言,凤雪児的层面,实在是过于梦幻、
凤雪児没有收起火焰,而是看向了云澈,却发现云澈的脸色竟是一片铁青,眼神更是透着一股可怕的低沉。
惨叫声从下方传来。天剑山庄的数十个角落都已开始烧起了大火,大量的天剑弟子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虽然来自凤雪児的凤凰炎是在数百丈的高空,但这是帝君……还是高等帝君层面的凤凰炎,纵然是余威,又岂是天剑山庄所能承受。
凤凰箭上火箭瞬间暴涨,威势更是暴增数倍,并不庞大的火光,却映照的整个天空都赤红一片。
轩辕九鼎和穆渊之终于得以摆脱噩梦,凤凰炎飞离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如两个被吓破胆的狼狗般怪叫着后撤,就连平时从不离开的剑也都从手中垂落,落在了下方的土地上,两人疯狂的喘着粗气,运转玄力压制着全身上下的灼伤。
凤雪児没有答话,雪影微晃,闪身到了云澈的身侧,担忧的看着他阴沉下来的面孔:“云哥哥,怎么了?你现在的样子好吓人。”
话刚说完,他忽然想到了三个月前关于凤凰神宗的某个传闻,瞳孔一缩,惊喊而出:“你是……凤凰神宗的雪公主!?”
两个剑域长老的双剑之下,凤凰箭被强行撞开,就连火焰威势也稍稍减弱。轩辕九鼎和穆渊之同时咬紧牙齿,玄气和剑意全力释放,不敢有丝毫怠慢,虽然总算占据了上风,但他们心里没有半点如释重负……他们两个堂堂剑域长老,居然要联手对付一个小姑娘……
嘶啦!!
轩辕九鼎和穆渊之都同时狠狠吸了一口凉气……这种事就算他们是剑域长老的身份说出去,也几乎不可能有人会相信。
凤凰箭落在了山脉边缘一座颇高的山峦之上,沉闷的爆裂声中,整个山峰都燃烧了起来,并在燃烧中以快的可怕的速度快速下降,消失……化作片片翻滚的岩浆。
远处,被气浪轰飞的凌天逆和凌月枫如同两尊木雕般静止在那里……轩辕九鼎和穆渊之,这两个他们眼中神一般的存在,竟被一个小姑娘的手上如此狼狈的惨败,他们的震惊,已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甚至都忘记了轩辕玉凤的生死正被云澈捏在手中。
“凤凰炎!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轩辕九鼎忍着全身剧痛,喊出的声音明显带着颤抖。对于凤凰神宗,他自认还算了解。他甚至还曾和凤天威交手过……这个凤凰神宗如今的太古宗主,玄力也才和他伯仲之间而已。
轩辕九鼎大惊之下,毫不迟疑的双手齐出,玄力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暴增数倍,玄气涌动之下,两只灰色的长袖高高鼓起。
天剑山庄的异状让凤雪児檀口一张,心中微乱,连忙抬起玉臂,长袖一摆,顿时,凤凰箭去势一变,带着一道长长的炎影和凤鸣飞向了天剑山脉的西方。
凤雪児没有收起火焰,而是看向了云澈,却发现云澈的脸色竟是一片铁青,眼神更是透着一股可怕的低沉。
他们两人先前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云澈身上,虽然云澈的玄力气息出奇的低微,但他们也丝毫不敢大意,毕竟关于他的传闻一个比一个惊人。
而这个气息分明无比年轻的小姑娘……怎么会拥有如此可怕的玄力!!凤凰神宗,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对天剑山庄而言,凤雪児的层面,实在是过于梦幻、
凤凰箭上火箭瞬间暴涨,威势更是暴增数倍,并不庞大的火光,却映照的整个天空都赤红一片。
威力暴涨的凤凰箭下,他的身形被逼的步步倒退,他紧咬牙齿,把所有玄力灌于双臂,两只手臂已暴涨到平时两倍粗细,几欲爆裂,却依然无济于事。而一股越来越恐怖的灼热感开始袭向他的全身,让他感觉自己在一步步走向将他彻底焚灭的火焰炼狱。
三个月前云澈祸乱凤凰神宗的事,天玄大陆人尽皆知。那时四大圣地也都接到传闻,让那场祸乱终结的,是雪公主的出现。而且沉寂了三年的雪公主,玄力似乎有了很大程度的增长,并且在之后,随云澈一起去往了苍风国。
能将他们两人联手压制到如此地步,在修为上至少要超过他们两个小境界才能做到!
看了一眼冲向凤雪児的穆渊之,云澈脸上没有半点担忧的神情。这两个剑域长老虽然极强,但以凤雪児的玄力,要败他们根本是轻而易举。而趁着所有人精神分散,他左臂青光一闪,玄罡瞬间轰入了轩辕玉凤的心魂之中。
“渊之……帮忙!!”轩辕九鼎暴吼一声,声音带着颤抖的痛苦……他已经可以清楚的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的焦糊味道。
空间如布匹一般被撕开一道数丈长的裂痕,这一剑剑意之澎湃,威势之庞大,让远处的凌天逆与凌月枫在瞠目中犹如目睹着剑道中的神之领域。
能将他们两人联手压制到如此地步,在修为上至少要超过他们两个小境界才能做到!
轩辕九鼎和穆渊之脸色再变,喉咙中同时溢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两人几乎将牙齿咬碎,低吼一声,堪称天玄大陆最高层面的剑意和剑势疯狂的涌出,想要粉碎火焰,但他们拼了命的竭力之下,却非但没有将赤炎避开,反而是他们的剑意被快速的吞噬,就连刺出的剑阵,也被压制的快速崩溃。
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与他一同而来的小姑娘,竟是恐怖如斯!分明比云澈还要可怕的多!!
远处,被气浪轰飞的凌天逆和凌月枫如同两尊木雕般静止在那里……轩辕九鼎和穆渊之,这两个他们眼中神一般的存在,竟被一个小姑娘的手上如此狼狈的惨败,他们的震惊,已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甚至都忘记了轩辕玉凤的生死正被云澈捏在手中。
他们两人先前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云澈身上,虽然云澈的玄力气息出奇的低微,但他们也丝毫不敢大意,毕竟关于他的传闻一个比一个惊人。
轩辕九鼎和穆渊之终于得以摆脱噩梦,凤凰炎飞离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如两个被吓破胆的狼狗般怪叫着后撤,就连平时从不离开的剑也都从手中垂落,落在了下方的土地上,两人疯狂的喘着粗气,运转玄力压制着全身上下的灼伤。
一声闷响,赤红的火焰箭顿时被撞后数尺。凤雪児白纱之下的明眸微微一闪,长袖再拂,白玉般的纤指轻描淡写的向前一推。
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