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24 p3HWuV

From Bot's DB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s926d人氣小说 明天下 孑與2- 第六章武疯子云杨(第四章) -p3HWuV


[1]

小說 - 明天下 - 明天下

第六章武疯子云杨(第四章)-p3

“此次作战,克鲁王第一个逃跑了,所以,他已经在附近找不到盟友了,又担心巴特尔梅林找他的晦气,所以,想提前离开夏季牧场,带着族人去阴山脚下的秋季牧场避祸。
“包括我是吗?”
“我们死了这么多人,他想一走了之?”
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女色,以为那就是天下间最快活的事情。
钱多多倒是非常的干净,全身上下没见半分伤痕,干净的甲胄依旧完整,连刀痕都看不见一个。
其余的土默特部的小部族们则结成联盟,他们约定,只要巴特尔梅林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部族进攻,他们都会共同御敌,还从各部族中抽出总数为四千人的队伍四处搜索巴特尔梅林,准备先发制人。”
“怎么分拣的?”
“我不是说,时机不对,就不要拼命吗?”
“可用之人还剩下多少?”
云卷低头道:“杨哥说,拼一下就能赢的事情,然后他就亲自上去了,狗日的克鲁王居然点燃了火油柜,把我们挡在小河的另一边,两边的箭矢射的密集,然后,杨哥就把敌人的尸体劈开,往火里丢,好不容易让火势小了一点,杨哥就举着刀杀过去了……
“不是我们事先预料的五千人,而是八千余人,他联合了四个部落一起出兵,在羊马山半路上设伏,我认为这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料,希望云杨可以退兵,绕过羊马山,沿着牦牛泡子河走远路进克鲁部。
明天下 “用什么法子进来?三千人的火枪队进驻朵颜部,需要的粮秣物资,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现在开始准备,到明年年初开拔,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娘啊,我好痛啊——”
云杨不愿意,他说士气比安全重要,如果绕道牦牛泡子河,不用跟克鲁王作战,路上就能跑掉一半。所以,他就领兵进了羊马山。
云昭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么说我们居然赢了?”
就算是我最喜欢的女人站在我的对面,那一刻我也只想一刀将她劈开,倾听那种声音。
云昭打量一下周围,看不见一个部下,就对云杨道:“够远了。”
一口浓浓的烟雾从云杨的嘴里喷出来,他似乎有了一些精神,握着烟杆道:“阿昭,我知道我这次错了,你要答应我,不管我以后犯了什么错,你都别不让我打仗。
云卷见云昭面色不善,连忙解释道。
“当然开心,爷爷打了胜仗为何不开心?”
“克鲁王那里有后续消息吗?”
戈壁上的蓝天蓝的纯粹,戈壁上的一些石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云杨睡得如同一个婴儿,他在睡梦中偶尔会因为疼痛无意识的哭喊两声。
钱少少立刻道:”三千人的火枪队全来?“
“克鲁王那里有后续消息吗?”
因此,此战谈不到胜利,如果一定要说胜利,也只是云杨一个人的胜利。”
其余的土默特部的小部族们则结成联盟,他们约定,只要巴特尔梅林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部族进攻,他们都会共同御敌,还从各部族中抽出总数为四千人的队伍四处搜索巴特尔梅林,准备先发制人。”
云卷倒是没有什么问题,虽然甲胄上的血多了一点,脑袋上也缠了一些纱布,能自己走过来,就说明问题不大。
钱少少接话道:“算不上输赢,不过呢,分拣部属的目的也达到了。”
戈壁上的蓝天蓝的纯粹,戈壁上的一些石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云杨睡得如同一个婴儿,他在睡梦中偶尔会因为疼痛无意识的哭喊两声。
“克鲁王那里有后续消息吗?”
爱在花藤下 “七百余。”
爱在花藤下 “这一次你赢了,开心不?”
云卷,钱少少去安置剩下的残兵,不一会,大树底下就剩下云昭跟云杨两个人。
当一个人的幻想世界越是美丽,现实就显得格外的残酷。
云昭迅速检查了云杨的伤势,发现真的如同云卷说的那般,云杨确实是烧伤,且没有他看到的那么严重。
“凡是冲过大火线的人都是好样的,可以留下的,不敢过火线,怯战不进的人如今都战死了。”
“娘啊,我好痛啊——”
云昭无声的笑了一下,对钱少少道:“高杰该来朵颜部了。”
“有四个兄弟战死了……”
“当然开心,爷爷打了胜仗为何不开心?”
你知道不,当我浑身着火,还拿着刀子跟蒙古人厮杀的时候,我觉得我变成了一头野兽,只想杀人,只想听刀砍进肉体的声音,那一阵子,你知道我有多快活吗?
云昭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么说我们居然赢了?”
云昭听完钱少少的叙述,就坐在云杨身边低声道:“你怎么想的?”
“有愿意拿了赏钱离开的人吗?”
绣娘修仙路 我们见杨哥杀过去了,也就跟着杀过去,看见杨哥浑身带着火跟敌人拼杀,大家一起大喊,对面的克鲁王不知怎么的就跑了,他跑了,别的蒙古人也就跟着跑了。”
云昭听完钱少少的叙述,就坐在云杨身边低声道:“你怎么想的?”
“当然开心,爷爷打了胜仗为何不开心?”
云昭给他点着了烟没好气的道:“除了你那年新长出来的毛你没让我们几个看之外,你什么模样我们没见过?”
云杨猛地坐起来,用拳头捶打着被火灼伤的地方凄惨的大吼道:“痛死我了——”
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女色,以为那就是天下间最快活的事情。
“有愿意拿了赏钱离开的人吗?”
凉风习习,云杨终于酣睡入梦。
云杨蠕动着香肠一样的嘴巴模糊的道:“我不想输!”
云卷倒是没有什么问题,虽然甲胄上的血多了一点,脑袋上也缠了一些纱布,能自己走过来,就说明问题不大。
“给了钱,然后杀了他们,将钱跟人都埋进了地下。”
“没敢过火线的人有多少?”
你知道不,当我浑身着火,还拿着刀子跟蒙古人厮杀的时候,我觉得我变成了一头野兽,只想杀人,只想听刀砍进肉体的声音,那一阵子,你知道我有多快活吗?
戈壁上的蓝天蓝的纯粹,戈壁上的一些石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云杨睡得如同一个婴儿,他在睡梦中偶尔会因为疼痛无意识的哭喊两声。
“不是我们事先预料的五千人,而是八千余人,他联合了四个部落一起出兵,在羊马山半路上设伏,我认为这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料,希望云杨可以退兵,绕过羊马山,沿着牦牛泡子河走远路进克鲁部。
“没敢过火线的人有多少?”
“战死四人,伤十六。”
“用什么法子进来?三千人的火枪队进驻朵颜部,需要的粮秣物资,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现在开始准备,到明年年初开拔,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你知道不,当我浑身着火,还拿着刀子跟蒙古人厮杀的时候,我觉得我变成了一头野兽,只想杀人,只想听刀砍进肉体的声音,那一阵子,你知道我有多快活吗?
因此,此战谈不到胜利,如果一定要说胜利,也只是云杨一个人的胜利。”
“跟着我打仗,赢了吃香的喝辣的,一生快活,金银财宝我不吝惜,输了,死了,算他背风!
那个雄壮,威武的云杨被人用毯子裹着搬回来的。
云卷见云昭面色不善,连忙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