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hli 1538 p1CC9s

From Bot's DB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mkd1a人氣小说 逆天邪神討論- 第1538章 恶魔契约 -p1CC9s


[1]

小說 - 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第1538章 恶魔契约-p1

“殿下,不……不可!”黑衣老者挣扎着想要起身阻止。
还是在暝扬清楚报出自己的身份之后,仿佛……名震东界域的暝鹏族在他眼中根本不屑一顾!?
“前辈……前辈!”
一个随手便灭了四个神灵境和暝鹏少主的可怕人物,岂能有任何的触罪!
“哼。”云澈微微侧身,手指一点,缕缕天地灵气灌入老者之身。
但,对于他的话,紫衣少女却并无反应,她的目光,定定的跟随在那个黑衣男子的背影上,目光在不断的动荡……再动荡。
试着动了动手脚,黑衣老者毫不费力的站起身来,他看着云澈,老目颤动,如瞻下凡神灵,随之忽然全身一颤,慌忙俯身,深深一拜:“老朽秦缄,拜见尊者,尊者今日大恩,老朽没齿难忘。”
他的嘴巴大张,不断开合,但怎么都无法发出一丝一声。终于,他想到了逃……但,他却无法凝聚一丝玄气,甚至感觉不到了双腿的存在,整个身体,像烂泥一样一点点的瘫软,再瘫软……直到瘫跪在地。
他的本能告诉他,这黑衣男子,是个绝对不可招惹的人物。
“前辈……前辈!”
“前辈!”紫衣少女的呼喊声大了数分:“晚辈东寒国十九公主东方寒薇,谢前辈救命大恩。”
他一个字出口,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黑衣老者的手无力垂下,从云澈答允的那一刻开始,一切便已无法挽回。他只能道:“尊者,承蒙大恩……殿下便托付给你了。求你看在殿下一片赤诚,善待于她……老朽来世,定结草衔环以报。”
试着动了动手脚,黑衣老者毫不费力的站起身来,他看着云澈,老目颤动,如瞻下凡神灵,随之忽然全身一颤,慌忙俯身,深深一拜:“老朽秦缄,拜见尊者,尊者今日大恩,老朽没齿难忘。”
一个随手便灭了四个神灵境和暝鹏少主的可怕人物,岂能有任何的触罪!
黑衣老者艰难回神,以他的阅历,心中的震撼更甚于紫衣少女,但更多的是劫后重生的欣然,他瘫伏在地,无法站起,但脸上却露出了微笑:“看来,是天佑殿下,遣高人相救……殿下,你快走。暝扬死,暝鹏族那边定有感应……老朽稍做恢复,便可追上殿下。”
连暝鹏族少主都随手诛杀,何况他人!
但,对于他的话,紫衣少女却并无反应,她的目光,定定的跟随在那个黑衣男子的背影上,目光在不断的动荡……再动荡。
在他放大到险些炸裂的瞳孔中,他身边的另外三人,也是另外三个神灵境强者,一瞬间……就那么同一个瞬间,他们的神灵之躯在火光中炸裂,没有发出一丝惨叫,没有溅出一滴血珠,直接爆成漫天的火焰碎片,然后在他的周围,洒下了满地的飞灰。
他的嘴巴大张,不断开合,但怎么都无法发出一丝一声。终于,他想到了逃……但,他却无法凝聚一丝玄气,甚至感觉不到了双腿的存在,整个身体,像烂泥一样一点点的瘫软,再瘫软……直到瘫跪在地。
但,对她的叫喊,云澈没有丁点反应,在她视线中越行越远。
他绝非胆小之人,相反,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平时纵然面对其他大宗门的神王宗主,也从来是不卑不亢。
黑衣老者艰难回神,以他的阅历,心中的震撼更甚于紫衣少女,但更多的是劫后重生的欣然,他瘫伏在地,无法站起,但脸上却露出了微笑:“看来,是天佑殿下,遣高人相救……殿下,你快走。暝扬死,暝鹏族那边定有感应……老朽稍做恢复,便可追上殿下。”
三道火光,同时在暝扬身边炸开。
“带路!”云澈语气硬了几分,显然对他们的废话还是不耐。
她与云澈素不相识,更不知道对方的任何底细,连是善是恶都不知道。但,就如濒死的溺水之人,会拼命的想要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这个来历不明,气息诡异,却将暝鹏少主如蝼蚁般碾死的黑衣男子,让她如在绝望之下,看到了一根闪烁着黑暗光芒的救命稻草。
她不敢奢望对方为她解王城之难,若能救出她的父母,对她便已是天恩。
他的本能告诉他,这黑衣男子,是个绝对不可招惹的人物。
一团黑气暝扬的脖颈处升腾,转瞬蔓至全身,一瞬……将他的躯体吞噬成一片漆黑的烟末。
而东方寒薇的眼中却是亮起了惨然的希望,她看着云澈,缓慢而坚决的点头:“只要前辈能救我父王母后……任何条件,我都会遵从。否则,前辈尽可取我之命。”
“逆我者,犯我者,伤我者……全部该死!”
“对了,家父乃是暝鹏一族族长暝枭,相信前辈或有耳闻。若前辈不嫌弃,可前往暝鹏山为客,晚辈定翘首以盼,盛宴以待。”
黑衣老者脸色陡变,他想要阻止……但无法出声,抬起的手也僵在半空。
一个神灵强者,竟被一指湮灭,连一丝飞灰都没有留下。
紫衣少女整个人彻底怔在那里,如临幻梦。
“殿下……殿下!”黑衣老者拼命摇头:“不要强求,保护好自己,才是国主他们最大的安慰。”
“殿下,不……不可!”黑衣老者挣扎着想要起身阻止。
但暝扬毕竟非常人,对于神王的忌惮也并无常人那般重,毕竟他的父亲便是这一片界域最强的神王之一。他压下心中莫名的惊恐,向前一步,面露微笑,恭谨一礼:“晚辈暝扬,能在此荒芜之地遇前辈这等高人,实乃有幸。方才下人有眼不识神王,竟出手冒犯,感谢前辈代为惩戒。”
云澈毫无反应。
枯竭的玄脉,亦快速涌起了丝丝缕缕的玄气。
东方寒薇螓首垂下,唇角的血珠一滴滴的滴落在地,那丝本就渺茫的希望……或者说幻想也就此破灭。
“前辈!”紫衣少女的呼喊声大了数分:“晚辈东寒国十九公主东方寒薇,谢前辈救命大恩。”
她忽然出声,却是把身边的黑衣老者吓了一大跳:“殿……殿下!”
试着动了动手脚,黑衣老者毫不费力的站起身来,他看着云澈,老目颤动,如瞻下凡神灵,随之忽然全身一颤,慌忙俯身,深深一拜:“老朽秦缄,拜见尊者,尊者今日大恩,老朽没齿难忘。”
神王,在这个位面,那可是大宗门的宗主级人物!
黑烟散尽,云澈转身,走向了北方……没有去看紫衣少女和黑衣老者一眼。
她忽然出声,却是把身边的黑衣老者吓了一大跳:“殿……殿下!”
他绝非胆小之人,相反,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平时纵然面对其他大宗门的神王宗主,也从来是不卑不亢。
一团黑气暝扬的脖颈处升腾,转瞬蔓至全身,一瞬……将他的躯体吞噬成一片漆黑的烟末。
“……谢前辈大恩。”东方寒薇深深俯首,美眸顷刻间水雾弥漫。不知是抓到救命稻草的喜悦之泪,还是在哀戚自己的命运。
这是第一次,云澈如此自然的使用黑暗玄力。
而东方寒薇的眼中却是亮起了惨然的希望,她看着云澈,缓慢而坚决的点头:“只要前辈能救我父王母后……任何条件,我都会遵从。否则,前辈尽可取我之命。”
但,对她的叫喊,云澈没有丁点反应,在她视线中越行越远。
他一个字出口,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云澈的漠视没有让她失望退却,她催动仅剩的玄力快速向前,直接扑倒在了云澈身后,染着血迹的手臂牢牢抓住了他的衣角,悲戚的话语已带上泣音:“晚辈,求您出手相救,只要您愿意出手,任何条件……”
“带路!”云澈语气硬了几分,显然对他们的废话还是不耐。
他一个字出口,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不敢奢望对方为她解王城之难,若能救出她的父母,对她便已是天恩。
他的耳边,响起生命最后的声音……那是比魔鬼还要恐怖的低吟:
东方寒薇螓首垂下,唇角的血珠一滴滴的滴落在地,那丝本就渺茫的希望……或者说幻想也就此破灭。
云澈毫无反应。
试着动了动手脚,黑衣老者毫不费力的站起身来,他看着云澈,老目颤动,如瞻下凡神灵,随之忽然全身一颤,慌忙俯身,深深一拜:“老朽秦缄,拜见尊者,尊者今日大恩,老朽没齿难忘。”
“殿下,不……不可!”黑衣老者挣扎着想要起身阻止。
她与云澈素不相识,更不知道对方的任何底细,连是善是恶都不知道。但,就如濒死的溺水之人,会拼命的想要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这个来历不明,气息诡异,却将暝鹏少主如蝼蚁般碾死的黑衣男子,让她如在绝望之下,看到了一根闪烁着黑暗光芒的救命稻草。
云澈毫无反应。
“好。”云澈眼瞳半眯,面对容颜绝丽,动人楚楚,让暝鹏少主为之贪婪迷恋的寒薇公主,他的眸光却冷漠的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带路吧。”